#父亲#   

  今年的父亲节,我在网上给爸爸买了一条腰带。我以前很少会送礼物给爸妈,因为自己还是学生没有赚钱,而且他们总说礼物什么的华而不实没有意义,所以我基本上从来没有花费心思准备什么礼物,甚至反倒很坦然地觉得自己很懂事,没有乱花钱。   

  2018年高中毕业之后我选择gap了一年,一个人在外地学习,打工。这是我第一次长时间的离开爸妈,也是我第一次通过自己的劳动赚到了一些钱,所以就想着借着过节的名义和他们分享这份喜悦。母亲节的礼物我没费多长时间就决定下来了,是很久之前就想送给妈妈的真丝眼罩。可是直到父亲节的前三天,我还没有想好要送爸爸什么礼物。我和我爸相处得很好,是所有认识我们的人都会说很融洽的那种关系,可是现在,我发现我挑不出来一个他会很喜欢,同时又对他来说很实用的礼物。我发现我并不了解他。   

  小的时候因为工作忙应酬又多,我爸断断续续缺席了我童年的很长一段时光。当我回想起我的童年时代,印象最深的是周末的时候妈妈带我去赶一个接着一个的特长班,在大雪纷飞的冬天站在路边打车。后来我爸的工作不那么忙了,周末的时间基本都待在家里做饭搞卫生了,可是我上高中了。   

  我早就习惯了遇到任何重要的事情直接去找妈妈商量,所以基本上能和爸爸待在一起的时间就只有一家人一起吃饭的时间,聊些学校的琐事和家长里短。况且我们全家都一致认为我妈和我爸相比更有主见更有智慧,所以我从来不曾觉得自己和爸爸之间有什么隔阂。   

  可是当我离家几个月再回来之后,我发现我爸的变化比我想象得要大得多。 他的眼睛开始花了,刷手机的时候要把眼睛凑到离屏幕很近才能看得见,他的耳朵也有点背了,日常对话的句子我都经常要提高音量重复几遍……我总是像以前一样拍一下他然后嘲笑说:“你咋回事儿啊老爸”,因为我不想让他察觉到我的难过和自责。我难过是因为我也不得不开始面对父母与我渐行渐远的事实了,而我自责是因为,这个过程并不是突然发生的可我竟然今天才发现。如果我爸知道他的女儿开始为他的衰老而担心了,他一定会难过吧。   

  前几天收拾我上大学的行李时,我爸突然想起来我应该需要一个录音笔。其实80块钱就能买到一个不错的录音笔了,可是他偏要给我买一个三百多块的,说是音质更清晰功能更多。那个瞬间,我突然想到了一段为数不多的单独属于我爸的童年记忆。   

  有次我陪他去逛商场,他看中了一家小店里的腰带。店员说这是花花公子,我瞥了一眼旁边立的牌子,花花公子的英文“playboy”都打错了。我拉着我爸说别买了,但是那个店员义正言辞的和我爸保证这是如假包换的正品。后来我爸还是买下了那条腰带,我为此生了很长时间的气。我气他太天真太懦弱,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我气我自己太弱小不够强大,因为没有人会听一个小孩子的话。   

  就在那个瞬间我知道自己想要送给爸爸什么礼物了。我在网上买了一条花花公子的腰带,快递邮到了爸爸的单位,所以周日父亲节的那天他并没有及时收到这份礼物。周一上午我打电话给他,他说他好喜欢这个礼物。他当然不会记得那些我关于花花公子腰带的回忆。他当然也不会知道,他说“好喜欢”的那个时候,我比任何时刻都想要努力想要成功。   

  小时候渴望了那么多年的长大不经意间就到来了。前段时间网上有句话特别火,说父母就是挡在我们与死神之间的一堵墙。他们替我们挡住了对未知世界的恐惧和不安,那么,我们也可以在有限的生命里,在这偌大的世界中,尽我们所能为他们撑起一片天。  

  你们陪我长大,我想陪你们变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