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现实中,20岁左右的年轻人基本上都是一样的,他们有无限的数据套餐、24小时不间断的快餐外卖,他们被一个背光的屏幕奴役着,以换取一种感觉——那就是在某个地方有人在倾听他们,他们之间有自己的语言。而饶舌乐迷们很容易被打上刻板印象,因为大多数人从未停止他们不懈的追求,这便是向世界证明他们听的是嘻哈音乐。他们会在社交网络的时间线上涂上厚厚的一层,在汽车和手机上迅速推出,并将其文化注入到他们的时尚选择中,每一次小范围的细分流派都会指引一条略微不同的道路。每一种说唱音乐都有自己独特的粉丝团。以下是其中一些:

1.古典说唱迷

他们大多是“六年级学生”,他们在一个他们从未亲身经历过的时代里成长。生于90年代中期,因此直到2005年大部分人才发现古典的饶舌歌迷将拒绝现代性,因为《duh,ReadytoDie》和《Illmaticdropin’94》是他们唯一需要的两张唱片。不过他们并没有把未发行的EPMD混音带封闭起来,他们选择继续播放从名为《圣安地列斯》(SanAndreas)和《兜帽男孩》(theBoysIntheHoodOST)的广播电台中摘取的几首曲目。他们几乎肯定无法回答任何关于90年代嘻哈音乐的“家族基因”的问题,而这些“基因”是无法融入现代音乐的。他们能选出一个Outkast的原声带,之后他们会目瞪口呆地离开,并喃喃自语了NAS如何改变了世界。

2.押韵即是上帝

有些乐迷痴迷于说唱音乐中的歌词,就像外国大学的文学老教授痴迷于威廉·巴特勒·叶芝的作品集一样,在某种程度上这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如果没有歌曲结构、制作、流程以及其他一切能让一首好歌成为一首好歌的东西,这些粉丝可能就只能是一群背靠snapback的傻瓜,他知道如何使用喊麦一样的简单押韵。尽管如此,还是有一个社区让你相信这个世界没有大众品味,因为他们最喜欢的歌曲中包含了大量的多小节、隐喻和需要词典才能查到的单词,而且只有五个人听过。他们体贴但傲慢,会对MFDOOM(末日)的说法反复无常,会把学术界写进伊索摇滚(AesopRock),会好斗地否定朋友的音乐品味,因为他们不认同这种氛围有任何好处。放弃知识是一件很酷的事情,因为它需要思考,这就是为什么所有的歌词、所有的粉丝都认为他们的身份高于首席Keef和RichHomieQuan,并且主要是使用晦涩的语法法则来试图说服人们。

3.中产阶级的孩子

这是一群中产阶级的孩子们,他们喜欢相信自己来自社会底层,尽管他们有一个冰箱,里面装满了无辜的果汁;还有一个电视,电视上全是爸爸新装的机顶盒。他们每天晚上在附近的一个公园里转悠,假想自己是贫民窟的孩子们。

4.阴谋理论家

黑帮说唱是由联邦调查局创造的,DrDre发明了火星人,BiggieSmalls和Tupac在南太平洋的海滩上晒太阳。当然,没有确切的来源,但是你知道那就是美国政府。蕾哈娜对YouTube视频的迷恋证明了蕾哈娜是光照派的一员,因为《Umbrella》的定格里,你可以看到一把折叠的雨伞正好是一个三角形的形状。实际上,最主要的阴谋是饶舌歌手在他们的视频中加入三角形,只要是三角形就是光明会。

无论怎样,我们所有人都只能努力以同样多的积极美去看待存在的一切,就像有些人认为今年是谨慎的一年(尽管去年和前年都说了同样的话),而明年和明年的明年也会不断涌出同样的HipHop粉丝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