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去年10月份,我来德国留学已经236天了,7个月23天。

高一级的学长说“这段时间在忙着自己申请的事,平常也找专业领域的人咨询。”我就知道,他在为着未来的一切努力筹备,一方面对他甚是钦佩,羡慕他拥有主宰或者改变的勇气和能力,另一方面也为自己前方的黯然未知而停留迷茫。可是我也深知,与其等待驻足,不如好好充实改变自己,这样等机会来临的时候,才有把握好的可能。

因为我深知,我已经是一个只能依靠自己决断,自己走自己路的大人了。当我习惯向家人报喜不报忧,习惯自己探索新的领域,习惯主动接触陌生的事物,不再想着依附他人的时候,我心里已然默认我是一个成年人了,一个长大了的小朋友。

不同于在国内的美好期待,第一天从法兰克福到umwelt-campus的时候,就像真实版求生之路,负责对接的境外老师直接离开,我们一行人在DB这个app上查询公车信息,置办了Wohnung里一切物件,结果那天还下了大雨,我跟我同学举着新买的笤帚挡雨,自嘲地对彼此相视一笑,狼狈又可爱。后来停电跳闸什么的,反应给老师根本没有用,他们只会本着能拖则拖的原则,后来还是我们几个室友一起在房子里找到电闸。室友突发唇炎,需要医生预约,结果家庭医生直接给预约排队到8月份,这在国内想都不敢想,但在这里一切都是真实的。后来也是我陪她一起去私人诊所,开了药才治好了。现在想来那几天我俩一直在打电话约医生,奈何涉及一些医学用词,过于专业,再加上连读,给我俩的听力造成了极大障碍,沟通一直很不顺畅,那也没办法,只能逼迫自己去沟通交流。我微信的记录里至今还存着当时我询问境外老师能不能帮忙预约的聊天记录,她推脱继而不回复消息,而当我给她发送我俩解决了的消息后,她秒回一个大拇指的表情包。我看着那个大拇指,不禁笑出来声,一种无奈可悲又搞笑的心情,真是复杂极了。虽然名义上有人对你负责,但其实他人并没有义务为你付出。明白了这个道理之后,就不会奢求什么怜悯同情,成长的路是自己一步一步扎扎实实摸索出来的。

我原本一个不会做一点饭的人,来了这边迫于生活生计,自己努力学习做饭,目前也堪堪能算半个厨子了。跟家里人视频通话的时候,他们欣慰地说让我回来做给他们吃,但他们不知道的是,我刚自己开灶时,对什么一窍不通的辛酸。德国的厨房设备和超市采买的东西也跟国内有极大不同,而这些适应和不同,就是全凭个人的反复试错,总结出的经验和教训。去年12月的时候一场大雪,把我和我的同学困在了停车场,我们没车回学校了。当时的天气极寒,我们一行人在雪地里颤颤巍巍,一个土耳其小姑娘冷得牙齿打颤,我就把我的围巾给她围住,她还那么小,去往Baumholder的车也停了,自己一个人手足无措的,我看她有点想哭的意思,我又伸手给了她纸巾,并且帮她查车,她哆嗦地说”danke”的时候,我又一次有了些许不一样的感受。是啊,我已经是大人了,甚至可以给予他人力所能及的援助,这样想来,我太感激在我成长道路上给予过我帮助的人了,因为他们我才可以顺利地长大,学着懂得道理,学着在力所能及的时候承担起一些责任。

你是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长大了的,大概是在自己成长之后发现可以向沿途的他人伸出一只援手的时候,原来我也可以做到,就像曾经帮助过我的人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