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个心上人……

你是英俊潇洒、身形孱弱却坚强不可摧的梦中人,你是身影挺拔、温柔认真的心中人,你是放在心尖尖的心上人。

“疫”风吹华夏,白戎散大地。新冠状病毒如龙卷风呼啸而来,没有丝毫犹豫,席卷东方古国,无情的病魔张开双手拥抱炎黄子孙,用冰冷的双唇亲吻2020金鼠年。疫情爆发,你二话不说,便奔往了英雄的城市,在那个樱花最美的城市里日夜坚守,武汉虽封城,似寂寥孤独,却也因白衣战士的携手共进而温情满满。白色防护服竖起了一道坚不可摧的防护墙,脚不停歇的步伐是最真实的状态。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白衣战士从四面八方汇聚一起,抛下生死的包袱,拿起最沉重的利剑,防护服幻化成铠甲,奋战在疫情的最前线,用温暖的双手去和看不见的敌人搏斗,一次次从阎王的手中抢人,白色的身影来回走动,在医院、在路口、在心上,战士们是一道白光,闪亮却不刺眼,颜色浅淡却异常安心。

我的心上人,你是心中的二两酒,初尝辣口过时暖心。繁忙是你的常态,时间是你的武器,与病毒斗争的你,把温柔藏在了心底,言语少得可怜,行动却数不胜数,撑着疲惫的身体继续前行,连那月色都知晓了你的路线。古语曾说:“忠言逆耳。”可有些人被花言巧语迷了心智,被虚幻的假话入了世界,便听不得逆耳了,怀疑你的忠言,抵触你的实话,他们,辱骂唾弃样样来,心有恶念身上行。

梦中点点滴滴事,现实千丝万缕愁。猖狂肆虐的龙卷风呼呼袭来,你的眉间添了无法抚平的皱,提取、实验、失败、重新,循环往复千千万万遍,难以消得层层叠叠愁,看着生命的逝去心痛悲凉,无力的双手想要将其夺回,却无力回天,痛定思痛,你下了决心,誓死抵抗。

你曾说过,你最仰慕钟南山院士,他是男神,亦是你心中的英雄,但你可知啊,你也是我的英雄。仍记得你温柔的嗓音,仍记得那一句话,“别怕,有我。”你奔去了南方,我留在了北地,你说,国家有难,匹夫有责,选择了这个职业,便要担起这份责任。

愿樱花灿烂盛开时,每一个在家守望的心上人都可平安归来。

道一声:“我回来了。”

平安的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