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不一样,脑海里第一个回忆起的是一部美剧中的片段,在《摩登家庭》中,有一集曼尼在转学到新学校的第一天,穿着哥伦比亚传统的长袍,为大家表演排箫才艺,因而受到了全班同学的嘲笑,而作为家中最不一样的一位成员—米切尔(看过剧的朋友会明白,米切尔组建了一个同性家庭,并收养了一个亚洲女孩,也是比曼尼年长20多岁的继兄)安慰曼尼说道:人生很奇怪,现在你会拼命的想要融入,想要和别人一样,但当你长大一些,比如在读大学时,你又会很崇拜那些与众不同的人,想要变得有不同。表达自己是一件很勇敢的事,而时间会解决所有的问题,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了(大意如此)

不知道别人看到这里会如何,但是我内心有着深深的感动和惆怅,人性可能就是如此,优秀的不一样,即可形容为与众不同,这显然是有褒义的意味在里面,而普通的不一样,或许会被形容为,离经叛道?特立独行?每一个人的不一样,是由其在社会中的表现或者说成就和结果决定的。我高中有一个同学,性格比较执拗,会在课堂上就自己不同意见与老师展开辩论,很有意思的是,语文老师非常欣赏这种行为,想当然是这位同学“小有文采”,也是年级中语文成绩拔尖的同学,政治老师就是截然不同的态度,论点是她的说法是“自创”,不能理解这些客观的理论,当然也体现在成绩上,她政治成绩一贯不佳。很难说这之间是否有相关联性,但是确实在同一个人身上造就了不同的结果

“不一样”这个词,从本质来说是别人对你的看法,是外界的,如果你的不一样带来了成就或者说好的结果,那么自然会有歌功颂德的后来人去宣扬,此人生来不凡。反之,亦然。在这个漫长的证明自己的过程中,你已经做出了选择,被爱的人会坚持自我,不能感受到爱的,会随波逐流。

不知道曼尼能否感受到米切尔说的让人羡慕不一样的那一天,但是我想曼尼会明白,在他的家庭中,他被深刻的爱着,而这赋予了他独立做出选择的权利,我的人生要如何,我可以自己做出决定。这或许是生而为人的终极挑战,在这个社会群体中要如何做自己,如何得到灵魂的自由!

所以有了莎翁的经典一叹:TOBEORNOTTOBE,THATISAQUES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