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当年末,我总是感觉特别的孤独,这种感受随着年末越近,这种感觉就越是异常强烈,然后逐渐淹没自己,直到无力动弹,直到窒息。

或许我是一个受虐体质,所以做很多事总是口是心非,行为和想法完全是南辕北辙。

9月份,我辞职想去做健身。因为一直以来身体都处于一个亚健康状态,所以想用一段时间把身体练好。经过一个月的考察,我选择了力本健身,即使招聘我的那个人阴阳怪气的,让人不舒服

但是我来到这里之后,遇到了一个人,感觉他周边都散发着光芒,充满理想主义,跟我之前认识的一个老师很像。我告诉自己,我来这儿是一件对的事情。

结果,受虐体质还是把我引向反面。

刚来这里时,我积极上进,认真努力,很得老师们的欣赏。但是,我还是太情绪化,太敏感了。总是活在过去的世界里看待今天的人和事。听了上一期学生几句话就闹情绪,因为想起以前的一些人和事,就自己跟自己憋着气,弄得自己很不开心,也把自己跟周围的人的关系弄得有点僵。

刚分到新班时,只有我一个女孩子,又比较活泼、乖巧,所以老师对我还是挺照顾的。我基本担任了代班长的职责,但是我没有经得起考验。所以,班长让一个老是在背后时时刻刻盯着我的一举一动的一个男孩子当了。

我不是班长,自然所有人的态度都有一个转变,突然间,全世界都冷淡了下来。那个老是盯着我的班长在没有当上班长前经常主动跟我坐一桌吃饭,他当了班长之后就再也没有跟我坐一桌吃过饭了。有时我主动去跟他坐一桌,他阴阳怪气的,特别刻薄。

后来班里陆续来了几个女生。女生的心思就像针和线一样,特别喜欢把别人缠绕在一起。

有一次,晚上锻炼完之后,我要洗澡。好多人等我一起回去,我告诉一个女孩,不用等我了,她不屈不挠得说没关系。这个女孩的坚持让人感到害怕。我刚开始,心平气和的说不用等,但是她一直都在说我们等你,就算我故意拖慢动作,她三到四次得过来催我,我都告诉她不用等我了,但是她还是说没关系,到后来我都感觉自己快到哭了。我忍着怒气做完最后一个慢动作,冲出浴房,情绪不受控制地骂了第一个跟我搭腔的男孩子(因为那个女孩一直说要等我,也没跟我搭腔,我确实不知道怎么对话她)。反正把他们骂走了后,我再自己一个人慢慢地走回去。第二天,所有人都怀着一副试探的心情笑着向我搭话。那种恶的感觉,尤然把我包围,让我一下子对班里所有人都感到失望和恐惧。

我之所以坚决不肯跟他们走,是因为这个女孩让我觉得可怕。假装柔弱无辜这种事不是漂亮女人专利,就是再怎么丑了吧唧的女人只要愿意,她更懂得怎么利用男人同情心的心理,使自己得到保护,并且会说上那么几句别人欺负她的话,那谁跟她走的近,谁就会倒霉。就是有一种人,嘴上一直说着不要不要,就是要让那么男人硬塞给她。还要用自己的柔弱可怜硬是入侵别人的生活。像我这种人,对于这种绿茶婊进入我的生活,就是一个字,死。所以不管是当时还是后来,我都跟她保持距离,果然,她后来还是找机会挑衅我了。也许我就是一个懦弱愚蠢的人,所以,我对她的挑衅的反击软绵绵,甚至表达的方式也证明我是一个很愚蠢的人。

后面又持持续续发生了很多事,直到我被完全孤立的局面,甚至跟所有导师都有交恶的情况。

最愚蠢的是,毕业以后,我并没有选择马上离开,而是听了一个女孩的建议跟学院老师说想留在这里。老师叫我考虑一下。这个回应很奇怪,但是我并没有明显察觉这其中的深意。第二天,老师就说可以留下,但是因为他刚接手健身房,所以需要整理些东西,整理好之后再叫我上班。大概过两天就可以上班了,两天之后又说两天,我一等就是一个星期。我才察觉,人家只是在玩我而已。后来我去告诉他,我已经在别的地方上班了,并且对她躲躲闪闪的,果然,他就不想让我住宿舍了,各种刁难我,想让我离开。可是这个星期里,我不断加重留在这儿的筹码。现在,连当初喜欢的导师都都闹掰了,真的是一手好牌打得稀巴烂的经典结果。

现在,我必须要在这几天赶紧找到新的住处,这儿,对我而言已经是一个梦魇。

但其实也没有关系的,这种事情发生在我身上是千千万万遍的重复而已。我就是这样一个受虐体质的人。但是,就是再发生一万次,我也不会向这个世俗低头,去做违心的自己。大概是我也没有机会做恶的那一方,因为我没有这个能力。

过去人生中,我有太多太多次面临鲤鱼跃龙门的机会,但我每次都失败了。可是我还要重新起步,再一次选择去冒险。因为我知道,每个危险的瞬间都伴随着机会。我不怕失败,失败了我又站起来,我必定能跃过那个龙门,因为我始终相信我就是一条锦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