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我的学习成绩并不算优秀,却也这样上了大学。自卑的我,在与朋友们的接触中,渐渐明白,其实我自己并没有想像中那么的不堪。

我的同桌是个比我小几个月的小女孩,但她属于那种不老童颜,所以,我也比较让着她。她跟我相处的简直就是我有史以来最和谐的同桌了,因此我这么多任同桌中,现在与我还有联系的也就只有她了。在相处的过程中,我发现她是个活泼开朗的女孩,跟她聊天,毫无负担。但后来她告诉我,那是因为我。她说她以前很少说话,都是我带的,不然可能还跟以前一样,沉默寡言。说不清楚那是什么感觉,但唯有一点我至今还记得,我有这么大威力去改变一个人吗?我的回答是:不可能。我把这件事情归因于她的本性。

我平常喜欢开开玩笑,逗别人乐,觉得那特有成就感,或许这是给我的自卑带上一张面具。因为班主任要求要将课文改编成剧,表演给大家看,我很荣幸担任了“男主角”。在筹备的过程当中,由于其他人放不太开,为了表演进度,我就直接去示范每一个角色,大家看我这样,尴尬的氛围也就消散了,剩下的是萦绕耳边的欢声笑语。因为我们的剧是个喜剧,所以我的反串也点燃了全班的笑点,女主角也全情投入,总的来说,演出很完美。后来有人告诉我,我是女主角心中的女神,我又是一愣,不可能!又是这个念头在我脑中飘过。在这之前,不会有人为我的滑稽冠以如此高的评价。我真的……配得上这个称号吗?头一次,自我否定的锁链开始松动。

上了大学后,因为在其他的城市,总感觉自己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性子也就相对沉稳一些,对人际交往也没有以前那么热情。上了大学就不得不面对毕业找工作这残忍的事实,我一直对自己没有信心,明明什么都不会,是这个社会注定要淘汰的人。但在与同学朋友聊天的时候,她说了一句,你不用担心啦,你很优秀的。又一次,枷锁松动了。

我一直在对自己说不行,别人却一再告诉我,你可以。我给了别人对我的信心,却没能给我自己信心。我怀疑我自己的能力,但他们却始终如一的相信我。他们的认同,让我与我的自卑面对面,最后,笑脸相迎,双手紧握。

在自卑中肯定自己,在肯定中保持自己。适当的压力会变成动力,那么适当的自卑会造就更完美的自己。别让自卑在自我否定中增长,多些鼓励与自我肯定,你会发现,其实自己也没有想像中的那么糟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