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世上最悲伤的事莫过于生离,在生却要承受思念之苦无法相见。当初的我深以为然,直到九年前我才知道死别是比生离痛苦十倍的存在。

我的父亲是七八十年代重点大学的学生。在那个年代,大学文凭的含金量远超现今,他靠自己的能力给了我一个富足的家庭。家庭和睦,知足常乐,我想任谁来看都会觉得,这是一个多幸福的家庭啊。

直到父亲病倒了。治病、康复、再恶化,前前后后治疗了近两年。家里卖掉了车子,存款也早已见底。但我们还是没能留下他。父亲病逝于2010年。

其实在父亲离开的前一年,我就已经好久没听见他与我说话的声音了。他躺在ICU里,活着,仅仅也只是活着。但哪怕是这样,我也从没停止的期盼有一天他能好起来,哪怕拿我的寿命来换呢。

我和母亲每天都去医院探望父亲,跟他讲当天发生的故事。他最喜欢《沁园春.雪》这首词,以前总是考我,我便每天一遍又一遍的背给他听,他也总是听的很认真。

如果可以,我多想留下他,多希望他能够再陪我几年,再多几年。

父亲去世以后,除了他留给我们的“家”以外什么都没有了。我始终记得那一天母亲哭着对我说:“我一直不肯放弃是因为我想让你还能有爸爸可叫。”

从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我再也没有爸爸了。

时间一直在走,从来不会等任何人,我们也不能例外。但我陷在失去父亲的深渊里不愿意起来,每天以泪洗面,只要想起父亲就止不住的流泪。每当家庭聚会亲戚们齐聚一堂,看着他们开心的脸就会有一种声音在我耳边说:“看吧,父亲生前对他们那么好,可他们这么快就忘记他了。”这种声音常常在我耳边响起,每次我都会躲在洗手间里哭,替父亲委屈也替我自己委屈。

那段日子,我吃不下睡不好,不想与人交流不想跟人接触,我的性格开始变得古怪扭曲,母亲和其他亲戚面对我都开始小心翼翼,深怕触痛我敏感的神经。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近一年,直到班主任的电话打到了家里,因为在这近一年的时间里,我不仅变得沉闷,成绩也是一落千丈。母亲接完班主任的电话后,坐在地上哭了,她没有骂我,只是抱着我说:“你要争气,妈妈只有你了。”

这句话令我如遭雷击,我又何尝不是只有她了呢。想通之后,虽然我仍然很倔强,养成了不懂也不敢表达感情的习惯。但我开始有意识的控制自己往积极的方面走。

另一方面,要继续生活,就要自己挣扎着站起来重新开始。好在我们虽然花光了家里的钱,却并没有欠下外债。

母亲怕未来会再发生想不到的意外,也怕我将来无所依靠,她开始拼命存钱,就算她的工资不过只有每月两千。

初中是爱打扮的年龄,但我比谁都清楚家里的情况,所以我极少会和妈妈提要求,那时候流行的诺基亚滑盖手机我也从来没有拥有过。平时如果想买一双和同学一样三四十元的鞋子,我也会踌躇好几天才能对母亲说出口。

有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其实母亲从未亏待我,她一直在尽可能满足我想要的,直到今天都是。我只是心疼她,不愿意再给她添麻烦。

在我记忆中那段时间我唯一“不懂事”的时刻,是在肯德基。我和母亲去肯德基,只要了一份薯条和一杯可乐,坐下来以后我说:“如果爸爸还在,我就能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吧。”母亲愣了一下点头说“是啊”。那件事让我看见了母亲的难过,我的一句话就让想尽办法想让我的生活和以前一样的母亲感觉到失落。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提过如果。

后来,上了高中以后,家里也终于有些存款了,我住校每月也有四百元可自由支配,比起每月十元零花钱的初中要好上太多了。

高一的时候,我回家对母亲说我想学美术,她没有很快回答我,而是想了一天一夜,第三天,我回到学校正式加入美术生的行列。这一条路,光是买画具这一项就耗费巨大,有些同事亲戚冷嘲热讽的对她说“你家这种情况你不该让你小孩学艺术”,她也不管,对我说:“既然你决定了,砸锅卖铁妈妈也让你学。”硬是靠自己包揽了我高中三年所有的花费。

日子过的很快,现在的我正在图书馆过着属于大三的暑假,吹着空调写下这篇文章。值得一提的是如今我想吃多少肯德基就可以吃多少肯德基。

考上大学以后我毫无意外的选择了设计专业,现在能剪剪视频,画画图,做些兼职,我妈也能松一口气了。

有趣的是,当年冷嘲热讽说穷人家的孩子不该学艺术的亲戚朋友,现在每次在饭桌上遇到都少不了对我说学设计有前途,学设计将来工资高,好找工作。当年我没有说什么,如今我也什么都没说,只是回以一笑。

我妈现在身上的担子比以前轻了许多,但我知道她不会停下为我规划,看起来下一步她正在努力筹备为我买一个小窝,让我未来工作能无后顾之忧,不会低任何人一等。

我自己呢,也是生命不息折腾不止。我打算考研,也在上关于技能的网课,企图为了给自己提升职场竞争力。有些汗颜的是网课的学费依然是母亲负担的,我平时在学校比赛得到的奖金和兼职的钱实在是杯水车薪。但我会尽快独立,她在为我规划的同时,我也同样希望我能让她过上和其他亲戚朋友一样的宽裕生活,别人有的我也想让她都拥有。

你也经历过死别吗?是否跟当初的我一样陷在不想认清失去的现实里,生活的落差是否让你一蹶不振不知道如何从头来过。那不妨看看上面我的经历。

我从不曾跟身边的朋友提起我的父亲已经不在了,连我最好的朋友也不知道。并不是因为这是什么无法启齿的事,而是我认为我和他们是平等相同的,不需要任何人给的同情。也因为父亲一直在我心里从没有忘记,“有些思念不是用嘴巴说出来的”,这是在我责怪父亲生前帮助过的亲戚们这么快就把他忘记的时候,一位亲戚告诉我的,他叹了口气对我说出这句话。

有些疤有些遗憾是永远无法弥补的,但我们能做的是把他们牢牢记在心里,带着他们的信念继续好好生活下去。

千万不要沉沦在失去里放弃挣扎的可能,你要相信只要还活着,就可以重新在来,你是可以解救自己的。也要相信,在你身边还有爱你的人,你不仅仅是失去,也是得到。正因为你清楚失去是一件多难过的事,才要对还活着的亲人加倍的好。

没有人能陪你一辈子,失去最重要的人真的很难过我知道,但难过以后,你要对自己负责,要更努力更踏实的去过好自己的生活,经营好自己的事业。

以前每次去扫墓,我都忍不住哭,但母亲对我说:“不要哭,你哭了爸爸也会不安。”所以我不哭,要笑着跟父亲讲讲他不在以后的事情,跟他讲讲他熟悉的人们都过的很好。

如果你也像我一样度过了一段黑暗的日子,或正在这样的日子中挣扎,我希望你抬头看看,太阳依然明亮,你也不能总是呆在黑暗里,不要让离开的人心里不安啊。我知道那很难,但你要试一试,就从整理好自己和房间开始,从踏出门上课或者找工作开始。永远记得,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活着,就有重新获得幸福的可能,世界那么大,总会有人能帮你。

最后拍拍心口说默念一句:“爸我过的很好,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