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的2月,我竟过得如此得艰难。全国一场没有硝烟得战争,新冠肺炎,如火如荼得展开。看着日益增长得数字,每天提心吊胆,不经得为前线医护人员纠了一把冷汗。随着企业得复工,为了谋生,我踏上了来京得道路。走前一回眸,望着爸妈得眼神满是焦虑和不安,悄悄跟我说要不咱不去了,现在事态这么严重,我笑了笑没事,别人可以复工我也可以。说话声便随着几声得咳嗽。说起我的咳嗽,年前在北京已经咳嗽差不多一个月了,本想着过年回家要不爸妈带我去医院看医生,查查我得身体状况,一个人在外,最怕就是一个人去医院。回家的半个月里,咳嗽居然好了。我都忘了我还咳嗽着这件事。

2月17号可谓是过五关,斩六将来到北京。一个个得关口,查体温,填登记表。偶尔还夹杂着咳嗽一声,整个人都慌张,我怕我一个人被人被工作人员给我隔离起来,恐慌不安,焦虑涌上心头。2月17号是我和男朋友最后一次聊天,年前年后得10几天里,吵吵闹闹。我们俩异地恋一年了,俩人的家居住得很近,在不同地方得工作,本想着过年可以在一起多见面几次,减轻一下这么久得相思之苦,增加增加一下感情。没想到事与愿违,不光面没有见着,吵架得次数也增加了不少。一周年纪念日忘掉,居然我的生日也忘了,压死骆驼得最后一根稻草,情人节只有一句简简单单得情人节快乐。明明两家只有10分钟得距离,我回北京没有来送我,甚至一个微信都没有。心灰意冷,或许在他得眼里,我这个女朋友,一文不值,可有可无,没有一点重视。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我伤心欲绝,提出来分手。

失恋得这段时间,我过得异常得艰难,自己的精神支柱一下垮了。夜不能寐,22:00通常是我和打电话得时间,每每到这个时候,我百爪挠心,拿起手机,静等着来电,回忆着我们过去得点滴,不觉中,眼眶再也承受不住泪球得重,豆大的泪珠一直流一直流,越想越想哭,好几次都是哭中睡着。一次电话都没有响过,随着我心情低落,之前全靠外卖活着,现在疫情期间根本不敢点外卖,也不想点,基本不怎好好吃饭。我的咳嗽再次爆发了,嗓子像刀割后撒上盐一般得痛,只能吃点水煮得东西。莫名的无助感,为什么为什么,我的生活要过得这么可怜,这么得糟糕,为什么这里我没有一个朋友可以稍微得照顾我一下,放着好好的家不待,来北京受什么罪……..

时间真是一个好东西,一瞬间长大,我不能就这么颓废下去,我努力的让自己不去胡思乱想,生病了就看医生,每天锻炼半小时,饿了就自己看着教程给自己做好吃的,失眠就看看书,困了就睡觉…….

春天快来了,相信,我也会慢慢的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