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的二月份,在我步入18岁的那个晚上的第一分钟,开通了我人生的第一个借贷软件:花呗。额度八百。 

正好那时候也还在拍拖,总是想着给当时的男友花钱这个消费欲也不遏止,用花呗更是用的得心应手。

不是吗——一个指纹,即使身无分文,也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喝上自己心心念念的奶茶咖啡,吃上别人羡慕不已的轻奢蛋糕。就这样,花呗额度上升到了一千五。

将刚到手的生活费分一小部分给花呗,又继续用着花呗的额度消费,如此循环,自然没什么。额度升到了两千。 

同年五月初,五一,明明是一个劳动的节日,却硬是给开发商弄成购物节。

闲暇时浏览,看到了一台自己心心念念的尼康单反降了好几百呢!

但是花呗的额度只剩几百了。

于是摸索着,发现了京东白条——好家伙,一开就有五千的额度!于是分十二期买了这部单反,每期两百多块。才两百多嘛,花不了生活费里的多少。 

过了几天,欲求不满。用了白条剩下的额度,分了二十四期,是的,两年去还一双AJ球鞋,我的第一双AJ。以及一个北极狐书包。

不久,完美日记出满199减100的活动。不就相当于五折!花掉了花呗六百多额度。 

临近高考了,身边的人都在担心自己会不会发挥不好,身体会不会感冒,唯独我在担心花呗的那七百多的账单怎么办。 

后来六月初,一个账单分期宛如救命稻草一样出现了。一个难题暂时的解决了。 

毕业和同班同学结伴出行,去上海、苏州和杭州为期一周的旅行。

当时母亲已经出钱订好了往返机票和每个旅行地的住宿,另外给了一千五。对于当时的我自然是不够的,尽管奶奶也给了一千,后期母亲又多给了五百,但是我依然觉得不满足。 可是,花呗额度已经所剩无几,怎么办?对了,还有白条的邻居金条:额度一千,五百起借。 

六月底考上了大学,亲戚奖励了1000。吃了顿星巴克,贴了个99块钱的手机膜,再买些杂七杂八的生活用品就没了。 

七八月份,去当地教育机构当了个实习班主任,一个月平均2500。

碰巧的是,同事是大学里的师姐。熟识后方知自己和她的差距不仅在年龄,更在认知。她的一句“我从来不碰借贷这些东西”让我清醒。

于是领到自己人生中第一笔工资后,我拿起一个本子,认认真真的,记下我每一笔的收支,同时,当时算了算所欠的贷款:6025.26 。 

当时我震惊了:这笔钱对于我而言简直就是天文数字。 

知道自己欠了一屁股的债但是不敢去细算罢了。

接着算了算大大小小各个订单的分期手续费:745.06 。

这,是无数个我认为无数个只需要少喝一杯星巴克的数字所构成的分期手续费。 

下定决心,理财,存钱,除了还分期,每月还存了300,晚上凌晨两点也坚持记账。 

短暂的“美好”在双十一终结了。 

为了满足自己的物质需求,被大大小小的满减蒙骗,买了一堆无关紧要的东西,花光了所有存款,花呗额度。 

还有大大小小的社团团建。“深得我心”的金条上升额度了,2500 。 

一个月生活费1500的我,过得还不如一个不需要还贷一个月800块的同学强。 

一个学期就这么过去了。 

新的一年,当然是想早日还清贷款,但是一个突发情况打破了一切想象——疫情来了。 

不能串亲戚,红包比往年少了一半有多,即使生日还有多几百块。 

难题来了,各大软件找上门了——白条,金条,花呗,一个月的账单花光了我所有的压岁钱。 

同时,京东好像发现了,我没有偿还能力,暂停了白条和金条的服务——玩数字游戏,拆东墙补西墙,自然会被处理。 

于是,开始用尽一切办法挣钱:微商,做任务,甚至卖掉了跟着自己八年的微信号。 

这难道不就是正常的吗?

欠债还钱,钱就得自己挣呗,谁不知道呢?为什么还要写这篇文章? 

因为今天所遇,彻底地让我警醒。 

我为了几十块钱的佣金,下载了分期乐,按照客服所提示的操作,分六期借2000 。然后发现这款软件是为了大学生所打造的软件,里面都是名牌手包,电子产品。以及在网上搜到各种因还不起这软件上的利息所慌乱的案例。 

我顿时吓傻了。况且我看了看,的确,六期的手续费就需要一百多了!

我开始慌了,匆匆忙忙打电话给各个相关部门。其中一个给我的回复宛如耳光一样将我拍醒:

“在做事之前尤其是借贷方面,不应该先了解清楚吗?” 

所幸,在那个客服的指引下,还是把这2000的烫手山芋给原封不动地还了回去。 

但是在这短短的45分钟操作过程里,像是过了四五年般地久远,甚至煎熬。 

弟弟进我的房间问我作业,我拿出了已经陪伴我大半年的账本和他分享了我的观念。 

同时也想在这里告诉那些,想开借贷,或者已经在借贷船上下不来的朋友, 

超前消费的黑洞,仅仅只是满足那一刻的欲望,剩下的,除了懊悔便是燃眉之急。 

答应我,不到万不得已,不要为了物质,去接触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