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家里追剧,看到一部叫我的刺猬女孩的奇异校园剧,虽然还没有看到结尾,但是心海里的沉寂了很久的记忆潜艇,像是又开启了曲速引擎,慢慢的向着心头浮上来。慢慢的,仿佛自己在下一秒也随着引擎的启动又回到了那个热热的夏天。

2016年6月24日,我结束了我的学生时代,伴随着校园广播里的《别知己》,看着路旁张贴着明天学校以你为荣的横幅,站在校门口,回头看着这个自己既恨又爱的地方,然后低下身,提起自己的行李箱,登上了去往繁华市区的公交车上。

在市区安顿好后,给公司那边联系得知,公司的船要三个月后才能靠岸,叫我先在市区里把要办好的证件给办好,知道这个消息,我不得不考虑我这三个月来我该怎样活下去,于是自己决定在办理证件的同时,再去找一份零时工,在一家连锁餐饮店里,我遇见了同样在那里打临时工的她。

起初在店里,我以为我就是这里的过客,不想在这个除了累就没有什么值得记住的地方留下自己太多的痕迹,所以在做好自己传菜的工作,也就跟店里的人没有太多的交流,这样的时间真的过得很快,因为人累的回到住的地方,洗漱完闭眼躺在床上,睁眼就是第二天早上了,让人真的不得不由衷的感慨下时间如梭。感觉就一瞬,自己就来到了2016年7月3日。

这天我传完了午餐高峰期的菜,迎来小憩,我喉咙干的感觉要冒烟,尤其是在自己常喝水的地方没有喝到水的时候,那种像被太阳烈晒下的土,抓起来就变成沙的渴让我没有办法开口询问人还有哪里可以喝水,只能比划着喝水的动作向人问着,迎来的确是茫然的表情和不解的眼神,在我失望的准备放弃的下一秒,一只小小的白白净净的手上拿着装满凉水的一次性水杯递在我的面前,我心里挂着疑问,是给我的吗?但是脸上却挂着谢谢的表情看着她的眼睛,像极致黑暗里的那一点星光,亮的有点让人晕,在她点头的那刹那,像流星划过,抓住流星尾巴的我接过水一饮而尽,记忆到这里,感觉自己真的像穿越回到了那一刻,记忆里的那个她如同当时见的她在此刻纠缠重合,直至那就是她,她看见我喝完了,露着几颗白牙笑着对我说:“还要吗?我再给你接一杯!”说完就去拿着我手上杯子要去接水,我赶着说:“要,还有吗?我跟你去接吧,再让你接,多不好意思?”她愣了楞,笑着说:“没事,举手之劳而已,我知道这种渴着的感觉很难受,那你就跟我一起去吧!”在去接水的路上,我们聊了聊,这个时候我才了解到,之前我一直是后场的,而她是在前厅做迎宾,说话比我多的多,所以她说的她懂那种难受,我感觉不是纯粹的客气话,而是真的懂,瞬间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般的感同身受,在知悉她也是刚毕业准备在一小学当合同老师,暑假过来这边打打临时工的时候,让我有种海内存知己,他乡遇故知的错觉,我承认在此刻我内心对她的好感犹如一股泉水般的往外涌。何况她本身也长得挺好看的。

此后在店里的日子,我感觉自己变得不一样了,我开始喜欢穿梭于前厅传菜了,因为总能在前厅的一个角落,余光望去,那个身影就站在门口,微笑着的叫着号,让排队客人进来用餐,我开始习惯于那工作餐的的难以下咽,因为我总是会多洗一副碗筷,去前厅叫她一起吃饭,听着她一次又一次对我说着谢谢,并在吃饭时互开着玩笑,缓解这午餐高峰后的疲惫,我开始期待着晚上下班后,她会带着我会去哪条巷子吃东西,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听见了我想每天早上开门能立刻见到她的心声,她居然叫我帮她租房子,我就给她租在了我的隔壁,早上,和她一起去上班的路上吃早餐,一起工作,一起下班,一起在下班后去寻找美食。在吃着夜宵时,我和她互相说着今天工作时遇到的开心的事,不开心的事,然后一起回家,第二天依旧如此,日子看起来虽然重复,但却过程中的双方却倍感有趣,这样的日子真的让我迷恋不已。感觉自己将来成家的生活也是如此。

直到我接到我公司的电话提前上班的电话,而她也即将开学的日子来临,这样的生活被打破,在分别前的一晚,我请她看了电影,名叫大鱼海棠,我想对她说,我喜欢她,但是却不能,因为我是一个漂泊在海上的人,不能让她守活寡,而且我的工作比较危险。所以我只能藏在心里,那一晚,看完电影,吃完饭,她叫我去她的房间聊天,我们聊了很久,直到天空漏出鱼肚白,聊了很多,从小到大,甚至到将来,但我还是没有说出我喜欢她,我只知道,我出了她房间门,胸口像被巨石一样压着,喘不过气,自己用被子捂着头,眼睛像十个洋葱擦了一样,泪水不止。2016年8月27日上午十点,她把我送上了大巴,我走了。

转到今天,我还单身,因为过后我没有在遇到像她一样能让我把重复的日子过得有趣的人,而她已嫁为人妇,育有一子,生活很幸福,真好!

假如下一秒能回去,面对她,我估计还是会之前的选择,因为没有假如,所以大家一定要好好珍眼前人,不然一旦错过,就不再是IMISSYOU(我想念你),而是IMISSYOU(我错过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