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穿回到九岁,二年级…

家里的生意越来越不好做,妈妈似乎不再有笑容,每天都像是阴雨天一般,本就文静的她变得更加沉默。有一天她却认真的抱着我,问我:“如果妈妈去一个很远的地方工作,你愿意吗?”我没有迟疑,猛地摇头:“不要妈妈离开我。”妈妈笑着搭上我的肩膀,用一惯温柔的语气哄骗似的说:“如果妈妈去了,回来就我们就会有自己的房子,可以给你买很多漂亮衣服,还会有一辆红色的小车,可以带你去玩,妈妈也会经常回来看你的。”像有魔力似的,听完这些话我就答应了。

妈妈真的走了,两个月都没有回来,我开始对着她的照片哭泣,给她打电话时开始任性的吵闹,听不出电话那头她的难过。她维持着两三个月回来一次的生活,这样过了三年。家里的生活有了明显的改善,一切都在变好,除了我,依旧每次都让她难过,依旧任性不懂事,直到六年级。

六年级的一天,像往常,我给妈妈打电话,她接起来却是带着鼻音,像是哭了,她说因为长了智齿发炎,已经很多天没法吃东西,只能硬塞些有降火功效的火龙果,可是每一口都痛的直流泪。我像是突然在一个梦里醒来,像是突然才知道,我妈妈也会难受,也会生病,也会思念,她曾经只是文静的女孩子,现在却伶牙俐齿,任何问题都迎难而上,常常深夜才给我发信息。我享受着我所拥有的一切,还依然贪婪的索取。

从那之后,我学会主动关心她,不再常常对她胡闹,我想她在前面对抗风雨的时候,回头看我在后面为她加油,应该会开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