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生才有命,有死才有生。

生死这种东西原本就是一体,所以提到生命,我本能就会想到死亡。从小老师就教导我们,活着要学会坚强,就像小草的生命。当时我就在想,或许小草不是在追逐生命,只是尽力抵抗死亡,就像人类一样。能够真正看开生死的人少之又少,毕竟很大一部分越是嘴上无比洒脱的人,当死亡真正来临时,身体和心理反应还是很诚实的。

灾难往往是死亡最直观的因素,天灾亦或人祸。每一个人都是生死轮回的起点和终点。生之末为死,死之始为生。而灾难恰恰便成了一个特殊的契机。老人常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大灾大难后我们也常说自己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最终归咎于一个“重生”的词汇。人活着很多时候都在生死的边缘不停试探,直到最后内心归于平静,面对死亡,迎接新生。

莎士比亚的经典语录“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生命诚可贵的地方就在于我们都在努力活着,努力寻找自我生存意义。生命是我们证明存在的躯壳。我们总是通过发挥自身存在的价值来证明我们的生命是有意义的。

很久前我和我的朋友讨论过有关生存的话题。他曾问我,你觉得如何向世界证明我来过?当时可能受各种客观因素的影响,我开玩笑的说,要么活的精彩,要么死的壮美。只有这样才能为人所知,才能在时代的年轮中刻下我的印记。现在细细想来,当时可能有着年少轻狂的那一抹骄傲吧,总认为觉得要活给别人看,只有别人才能证明自己。

而如果让我现在再来回答,我觉得证明我来过的最好方式,是我自己觉得我来过了,无论是精彩还是壮美,都是我自己为这一生绘就的符号。他人只是记录者,而自身才是真正的创造者。这是我的生存,我思故我在。

生命不分贵贱,而怎样看待生命亦没有绝对的好坏。不能说当一个人觉得只有积极、阳光才是可贵的生命;也不能说那个人活的颓唐便不配拥有生命。令人感动的生命,是在于这个生命为他人做了什么,而不是他对自己做了什么。充满活力的生命,也在于你如何看待活力,也许是一般人理解的朝气,也或者是其他。这也恰恰证明了,形容生命的很多词汇,都是人们进行了主观和客观的综合评价而得出的。

所以生命,只有无限可能,没有唯一绝对。

如果让我最后用一句话来总结生命的话,那便是:一悲一喜度一生,一别一死新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