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呢,是一名普通的大二学生,普通的家庭,普通的样貌,普通的学校,普通的成绩,是世界上万千普通人中的一员。跟很多人一样,作为家中独子的我,从小父母便给予了厚望,好吃的紧着我吃,有用的一样不少,自然,也少不了对我的一番言传身教,从生活技巧到为人处世,从学习方法到情感问题。可以说父母作为我们的第一任老师,教会了我们很多人生的道理,让我们变得日渐成熟,逐步地适应了社会。

很多人可能也经常听过父母的教诲,“哎呀没事,吃亏是福,吃点小亏不算啥的”“出门在外,你要多帮助别人,在家靠父母,在外靠朋友,能帮就帮衬一下”。这教诲我可以说是从小听着长大的,这里蕴含着为人处世的一些基本原则。里面的团结友爱,互帮互助作为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是经过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其中自然有它的道理,有它的精华所在,有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但是,我所想讲的就是我们不要过分地去解读美德,美德也是有它的限度,有它的要求所在的,遇到问题的时候,我们要有自己的思考与判断,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要学会把握这个度。

对我来说呢,一方面是家庭教育原因,另一方面也是从小养成的性格原因。从小我就喜欢交朋友,交各种朋友,你学习好,我跟你交朋友,你跑的快,我跟你交朋友,你长得好看,我也跟你交朋友。那段时间我也乐在其中,在校园内,走到哪里我都有认识的,下课上个厕所我都能打一路招呼,这让我感觉到自己很有存在感,在学生眼中,认识的人多了倍儿有面子。慢慢地慢慢地,朋友多,并且质量参差不齐的问题就出现了。我还记得那是初中那会,有个朋友想晚上翻墙出去上网,让我给他把风,我知道翻墙上网被抓住的后果,但又转念一想觉得朋友嘛,能帮帮一下,他以前也帮助过我呢,就给他把了风。第二天,也不知什么原因,他翻墙的事被班主任知道了,他被叫到了办主任办公室,也就十分钟吧,他就直接就把我给供了出来,说我也参与了。我到了办公室之后,我百口莫辩,心想:“明明是朋友,我尽心尽力地帮助了你,你出事了就这样把我卖了出去吗?这就是朋友吗?小时候妈妈教我的都是错的吗?朋友就是这么不可靠吗?”事后,尽管我只是参与了把风,老师还是把我家长叫了过去,让我回家反省两天。我至今还记得那次父母对老师的哀求,父母看我的那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

回到家后,我决心不能在这样了,父母辛辛苦苦供我读书,我不能因为这种人断送了自己的前程,我要做出改变。我跟那个举报我的朋友断了联系,不在去主动的结交朋友,志趣相投,有共同语言的自然能够成为朋友,其他人做不做朋友没必要去强求。从那以后,对于朋友的需求,我都会再三考虑,是好的需求我会帮助,不好的需求我也学会了拒绝。渐渐地我发现,随着我的改变,周围也就只剩下了一起进步的好朋友了,而有他们,我觉得我就足够了。

从现在去细想当时,那个举报我的真的就是不好的朋友吗?他也在我需要他的时候站出来过,借给过我钱,和我分享过好吃的,那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让我们分道扬镳了呢?仔细想想,我觉得是自爱和自律。他不自爱,选择了翻墙上网,我不自爱,选择了助纣为虐,生活中的很多问题实际上都可以归结到自爱。一个人不自爱,选择了放纵自己,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一个人不自爱,见到违法犯罪事件漠不关心,实际上也成为了罪犯的帮凶。而只有一个人爱自己,尊重自己的价值,明白什么该做什么不该的时候,我觉得他才有资格获得真正的朋友,才有资格去爱别人,也才有资格去获得别人的爱。互帮互助不是无条件,无限度地纵容别人,而应该是共同进步,一起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