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爱情?究竟什么是爱情呢。我喜欢用文字记录生活,可专门闲下来就这样认真地深入地谈爱情确是没有过的,竟突然有种无从谈起的茫然感。

大概是最最羡慕爷爷奶奶那个年代的爱情吧。那个时候的大家都忙着生活,就这样两个不曾见过的人,只需要一点点对爱情青涩的懵懂和一个承诺就是一辈子。由此看来要是能够长长久久,就算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姻也未必不可。

从前从前,好像还在自己懵懵懂懂不敢大方谈情说爱,却迷恋一部部琼瑶剧之时,心中也曾暗暗决定,以后一定会在“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之间选择前者。选择一个我爱的人多累啊,而选择一个爱我的人自己却是被爱的那个,这意味着可以被珍惜,被疼爱,被关心,被呵护。

而上学时,遇上几个喜欢自己还长得不错的男孩子时,可能心里也有过被喜欢的庆幸和小小虚荣,可最后却总是会决定拒绝。大概是那时候的自己总觉得自己思想成熟,而他们思想幼稚,觉得那些追自己的男孩可能是一时兴起喜欢自己几天罢了,可能什么时候就不喜欢了,自己又何必去深入。这样的心思一直很稳定,大概是像法海一样,可是后来遇到了一个男孩,让我后来每每回想都会心绪难宁。

这个男孩子是我高中同学,大概全年级的人都知道他喜欢了我三年。说是暗恋的话,大家都知道他喜欢我,可明恋的话他也从未当着我的面,在大家面前刻意表现过,我也从未和他说过几句话。我在班级说话也不多,交际圈也只喜欢局限于同桌,前后桌和寝室。他和我截然不同,他很受欢迎,长得帅,下课时班级里都是他和他的朋友的说闹声。刚知道他喜欢我时,我拒绝了他。他要送我礼物,我也不要。他后来又设计了好几次表白,我都没有答应,而是反问他为什么要谈恋爱,然后理智地分析告诉他,既然谈恋爱的原因是因为喜欢而想要在一起,想要一直陪着对方,而谈恋爱的结局大多都会分开,分开还大都成不了朋友,还失去了最初想要在一起的初衷,那又何必还要冒失去的风险谈呢。而自己在心中也问自己:如果甘愿冒这样的风险的话是不是意味着这根本不是真正的喜欢呢。这份喜欢和所有的付出都是因为这个人自己想要很认真的喜欢一个人吗,是在完成对自己的要求吗?而我不过是他选中的一个人,终究也只会是一道路过他的风景,能够在他以后回忆起来时还能很骄傲地觉得自己也曾经那么喜欢过一个女孩,也可能会回忆到感动自己。我一直用这些话催眠自己。后来慢慢进入了高三,他安静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以为他大概是累了,慢慢放弃了。最后一次圣诞,他的朋友问我能不能接受他的礼物,这是最后一次。我摇摇头,态度坚决。我们就这样毕业了,毕业后好朋友谈起他说高中的时候,喜欢他的女孩子给他送情书送礼物,他看也不看就仍教室外垃圾桶了,还告诉我,他后来还暗暗为我做了一些事。高三因为爷爷离开的事情我连续几次考得很差,虽然表面还好,还每天一样的努力着,心中却早如死灰沉浸。有一次放假回教室后桌上多了很多大白兔奶糖,一开始还有些不安,可环顾一周看到大家桌上都有,我便高兴得拆开吃了起来。好朋友说那时候一直没告诉我,这个男生放糖在大家桌子上时她就在教室,他知道我不喜张扬,还摸清了我喜欢吃糖。虽然这是一件很小的事,不知为何,却在后来频频回想时总会泛起一种甜,从舌尖到心尖。

读了大学以后,他去了我最想去的城市,而我来了爷爷最喜欢的城市。当我得知时,只觉得好笑。我们没有恋人分手时的删好友拉黑,也没有好朋友之间的刻意联系,剩下的只是青春的回忆。原来终是有一天,我会像书上看到的无数的文人一样,如此感慨“青春”这个词。

那些从我和他青春同时路过的人,大概会很遗憾我们没有在一起,虽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那些关于谈恋爱的奇奇怪怪的问题,但也常常谈及此时总会问我为什么当时不试试给他一个机会。

我现在大概可以回答是我自己的原因。父母的婚姻和成长的环境导致我对爱情极度没有安全感,害怕失去,又渴望爱,又压抑爱,又不会表达爱,以至于就算你把一份好的爱情放到我面前只需要我往前迈一步,剩下的九十九步你来迈,我都没有勇气去尝试。我又十分擅长观察自己的想法和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所以每当我发现自己可能有一点点动摇,我就会把自己逼到一个问题牛角尖处,让自己出不去。还一边不断催眠自己,不自作多情就不会有很多麻烦。我知道这是自卑,也是自尊作祟。

我从前想过自己不会结婚,喜欢孩子的话大可领养一个孩子,也从不要求老有所养,只希望老年也能去很多地方看很美的风景,安然度日就很好。

一个人一生大概会喜欢上很多不同的人,毕竟陪着他走过不同景色和险境的不一定的是同一人,这情有可原,绝非不深情的证据。真正的深情,我想大概是“你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就像每天睁开眼第一件事是睁开眼一样习惯,习惯你的存在就像习惯我自己一样”这样的平淡和自然。

而对于爱情,官方答案是兴趣相好,性格互补,三观相合的两个人之间最适合发生。可这样为了谈恋爱而恋爱的关系,总有一种无言的悲哀。

不知道是不是反思能力提高了,自己已经开始正视到自己的缺陷,有了想要尝试怎么去爱一个人的想法。

毕竟人生的意义是需要自己选择和赋予的,无论盲人还是其他人。

只希望自己能够有怦然心动的勇敢,遇到那个能够让我喜欢到足够勇敢到迈出那一步的人,顺其自然,水到渠成。

“一想到是发自内心的热爱,就发自内心的去做你想做和你应该做的事情,至于它们能够给你带来什么,到最后都是水到渠成的,不必刻意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