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生在一个边境小城,一个贫穷落后的小村庄,当地普世的价值观是:不会做饭的女孩子嫁不出去,当然,取媳妇也是按这个标准来,会不会做饭是嫁取的重要衡量标准。所以老妈从小就开始培养她女儿,争取早日把女儿嫁出去(然而至今也没实现这个目标)。

从上小学三年级开始,扫地做饭洗衣服,打猪草喂猪喂鸡样样都要学,那时候放学回家不是先做作业,而且先解决猪的口粮,再解决人的口粮,最后才轮到做作业。小时候家里穷,喂猪不像现在有饲料,只能用猪草拌一点米糠混着喂,所以猪草需求量大,一放学就得背着篮子漫山遍野地去打猪草,除了做家务,还得学着干农活。

或许是繁重的纯体力劳动激发了我那一颗不安分的心,在我有限的认知里,总想着走出大山,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总认为外面的世界会比家乡美好。

可是,大山里的孩子要走出去似乎只有拼命学习一条路,而我也确实做到了:小学四到六年级去了县城的寄宿制学校,一个月放假一周;初高中去了市里的寄宿制学校,寒暑假才能回家;大学考到了省外,开学要用海陆空三种交通工具才能抵达学校,一上就是七年。

随着年龄的增长,离家的距离也越来越远,似乎已经实现了小时候的梦想,少小离家,浪迹天涯,看过祖国的大好河山,尝过各地的美食珍馐,外面的世界确实很精彩,可是那再好也不是我的家。现在想想,似乎在小山村里度过的童年才是记忆中最快乐的。

虽然城市里有抽水马桶,家里只有旱厕;城市里有高楼大厦,家里只有砖瓦泥房;城市里可以遍尝八大菜系各国美味,家里只有简简单单的农家菜。为什么城市那么美好,但自己活得却像个局外人,生活过七年的城市,依然毫无归属感。

吾心安处是吾家!无论家乡多么不好,家才是那个让我安心的地方,让我有归属的地方。

可是却再也回不去了,就像有句话说的一样:我生活的地方没有工作,我工作的地方没有生活。

希望有一天我生活的地方就是我工作的地方,愿漂泊天涯的游子都能在家乡立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