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如今的信息技术发展迅猛,移动社交软件也是越来越多,交朋友的机会也越来越多了。

 微信app,我相信是人手一个的移动社交软件。它的界面简洁,功能颇多,实属全民必备佳品。

 高考毕业后,爸爸送了我一部新手机,我激活了手机便立即注册了微信账号。随之,我添加了家里人和初高中时期一些同学的微信账号,想着这样方便日后多联系,不会因为距离而疏远了。

 七月中旬我收到了大学寄来的录取通知书,开心得整宿睡不着觉。第二天的早晨,我迷迷糊糊中听到了手机的电话铃声响起,伸手胡乱抓起床头柜上的手机并摁下接通键。

 “你好,请问是阿樱同学吗?”

 “嗯……是的,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

 “恭喜你被录取了,我是你们班的班助,确定是本人的话,我就拉你进入班级群了哦!”

 挂断电话后,我的睡意也消失殆尽了,爬起床刷牙洗脸,对着镜子发着呆想:现在的信息时代未免也太厉害了,都还没开学就能进入班级群认识新同学了。

 我带着手机下楼吃早餐,同学们已经在群里活跃的聊天了,我觉得很新奇,也加入了他们的聊天当中。

 “大家好,我叫阿樱,以后请多多关照啦~”我隔着屏幕都有些羞涩,跟大家了个招呼。

 “阿樱,他们都叫我鱼,你以后也叫我鱼吧,我私加你微信哦!”一个比较活泼的女孩子熟稔地同我打招呼,后来她成了我在大学里最好的朋友。

 “你好,我从小到大的外号都叫狗哥,叫我狗哥就行。”这个男孩子也很热情。

 ……

 我很开心认识了新同学,也添加了不少新同学的微信,忽略了放在我面前的皮蛋瘦肉粥已经凉透了。

 我每日对手机的振动都非常敏感,生怕错过一条微信消息,群里只要有人聊天我都会积极参与,朋友圈的每一个文案和图片我都认真去看并且点赞评论,自我感觉微信真是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的神器。

 九月份开学后,进入了大学校园的我遇到了更多形形色色的人,比如说兴趣社团里的同学,外出兼职的同行,学校里的外卖商家,基本上都会有添加微信这一步操作。

 不知不觉,我的微信好友近千人了。我打开微信的通信录,食指腹轻轻向上滑动页面,看看我庞大的朋友圈的组成人员。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多交朋友总没错,积累人脉嘛,说不定有哪天需要互相帮忙呢。我还有个习惯就是刷朋友圈动态,看看我的朋友们最近都在干嘛,看看人生百态,一边看一边百感交集,时间过得飞快。

 我感觉自己有些疲惫,却又说不出来到底是哪里。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了一个广告视频,里面提出了一个问题,假如手机有一个功能就是自动删除你半年内没有联系的朋友,你看看你还剩余多少个好友。

 我仔细回想,躺在我的通讯录里的好友,似乎有很多人都不再有什么交集,更谈不上什么联系。但是,毕竟曾经在某个时间节点我们认识了彼此,便开始假装很熟的样子尬聊过一两回,节假日群发着千篇一律的祝福语,然后在动态中点个赞,交情也不过如此,我好像找到了我疲惫的源头。

 我每天打着维持那些微不足道的感情的旗号,强迫自己消耗大量时间在微信朋友圈里畅游,甚至觉得可以见识不一样的生活,想以此保存自己仅有的那点存在感。

 可大部分感情就如蜻蜓点水,不过是点头之交,甚至是可以在网上互动频繁,碰面时只能剩下尴尬的无感。

 我们习惯不定时收拾家里的东西,总会扔掉一些东西,哪怕这个东西自己曾经觉得还有很大用处,我们现在也称这种行为叫“断舍离”。

 现在看来,朋友圈也需要“断舍离”,有些人可能真的就只有一面之缘的缘分,哪怕你以后真的有需要也未必能够得到他的帮助。

 朋友圈的动态的点赞和评论,除了占用了我时间,也并未给我带来什么太大的好处,我完全可以利用这个时间干一些其他更有意义的事情。

 所以,我觉得朋友圈也应该有“断舍离”,我跟一些可能永久不会再联系的好友,道了声“互删”。我也不再经常逛动态点赞,靠这点维持存在感还不如约朋友出来聊天吃饭来得实在,省下时间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再好不过了。

 人缘的好坏不是靠通讯录好友的数量决定的,人脉积累也不是靠群发祝福来得来的,维持感情亦不是靠动态点赞和评论续着的。

 不如来一次朋友圈的“断舍离”,理清你们之间的关系,毕竟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需要分给有必要关系的朋友。

 整理自己的朋友圈,也算是整理自己的心情和状态,“断舍离”之后的清爽利落,相信也会让你有更充裕的时间和精力面对这世间最值得的人情世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