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的话题太过空泛,虽然是都要经行的历经之路,但从未有人说过:我将这成长看的透彻明白,因为从始至终,由生至死,一直都在成长。

童年时期的我们,太稚嫩,哪里会知道成长这个词的重量,只是想简单的长大,实现自由。那时,做事情不会想到后果,不会考虑将来有一天是否会后悔,是否会遗憾,是否会感到难过与尴尬。

弟弟只与我相差1年九个月,感情也很好。小时候,父亲责骂弟弟,或者挨打,一旁的我跟着哭,推搡着父亲,那时候的呵护出于本能和纯粹的感情。

我和弟弟的童年几乎完全是在一个时间段,那时,我们睡在一个房间里,晚上会聊到很晚,会讲故事,会玩游戏,每次母亲都会听见楼下我们嬉闹的动静。

随着逐渐的的长大,心智跟着年龄在不断地成长,思虑的多了,烦恼的多了。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毫无防备。

男孩子总是要一段叛逆期的,处在叛逆期的他总是惹我不高兴,以至于我对他没有什么好脸色。他变得越来越会撒谎,越来越会惹祸,什么都不再跟我说,说了也不知是真是假。

他总是和一些坏孩子三五成群,甚至带进家里,搞得一团糟,惹得父母很是不快。

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他总是不着家,也不知他去了哪。他什么也不肯说。

或许就是因为他的种种劣迹,我更加的不喜他。

后来,在我们眼中,他经历了一些事情,承担了该承担的后果,领悟到了一些东西。相比之前,成长了许多。

就在今年过年的时候,他主动找我聊天,那天,我们聊得很晚,大概是凌晨两三点了。

那晚,仿佛看到了小时候,弟弟还是那个稚气未脱,与我很好的弟弟。那晚,我想了也很多,有珍惜,有感动,有怀恋。

他告诉了我我错过他的那段青春叛逆时期发生的事,谈过几个女朋友,如何开始的,如何分开的。初中最好的朋友,在一块儿干了哪些快乐的事情。和那些狐朋狗友又一起干了什么,还有那些难熬的日子跟事情,他全都告诉了我。跟我展望他的未来和规划。

好久没有这样走心,无所畏惧的谈话,上一次是不是还停留在童年。

其实,我对弟弟的愧疚心从来都是有增无减的,我愧疚曾经对他不好的种种,我愧疚我不是一个好姐姐,我愧疚我不能轻易地说出“对不起”,记得我打碎过他的生日礼物,那是他的好朋友送给他的一个水晶球,他与我争吵,一句“对不起”如鲠在喉,看见他哭,我未曾告诉他我有多愧疚。

那些不好的记忆里,我对弟弟很是差劲,因为他总是惹家人生气,很多很多的坏毛病。

但是每次冲他发完脾气,说过狠话后,我都会很难过,很后悔。

记得有一次,因为一个很小的问题,弟弟与我僵持不下,我随手拿了衣服撑子打了他,他一把抢过我手上的凶器,含着泪冲我吼道:我讨厌你。

当时,我怔住了,泪水如泉涌一般倾泻而下,心痛的感觉随着心脏蔓延到身体四肢。简单的四个字,让我犹记至今,至今都还记得当时心痛,难过的感觉。

那天,我一整天都没缓过来,沉浸在难过与愧疚的情绪里。

很多时候也会懊恼自己的脾气是真的很差劲,说过的狠话是真的毒。但从未讲过任何道歉的话。

在那一晚,我告诉了他我的纠结,我的后悔,我的难过和遗憾。

他却说:我记得你以前对我很好。

我是真的感动,泪水润湿了眼眶。

要是时光停留在最简单,最快乐,最纯真的那一刻,多么美好呀!

成长总是要伴随着距离的。成长的过程好像就是知道既定结局与沿途风景的一场拉锯战,成长把距离拉扯的越来越遥远。

我不想让弟弟长大,长大后的他,离我越来越远,也并不是什么都会跟姐姐讲,他有他的生活了。现在他在外地,我几乎从未怎么收到过他主动发来的私信。我也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呵护他了。

但我又盼着他成长,想让他变得成熟一些,让父母少操一些心。

有些东西在成长的罐子里就那样悄无声息地消散了,有些东西或许正在慢慢发酵,只是需要时间,时间或许就像他们说的那样,能够治愈,能够证明。

弟弟和我,我们之间有着骨肉亲情,有着将近20年的陪伴,未来的时间能说明一切,愿一切不改如初。

我总是在想:昨日之事譬如昨日死,发生的改变不了,那就把握好未来的时间,珍惜我想珍惜的人,弥补还能弥补的遗憾。

无论从过去到现在,还是将来,我最大的幸运便是做我父母的亲女儿,做我弟弟的亲姐姐,何其有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