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过一段很有意思的话:阅读最大的成本不是你买书花的那几十上百块钱,而是时间,是选择要买什么书花的时间,是阅读书籍要花的时间,是误读书花的时间。

让我很惊讶,很不解的是,为何会出现“误读书”,更何况“误读书居然是时间成本”?

且让我站在你们的角度想想这件事。所谓误读书是指书的封面,腰封上的话语与你所读、所感不甚一样吗?是你读完之后感觉没有收获什么吗?是觉得看不懂作者写得什么吗?

书是作者的结晶。每一本能称之为书的作品都该是作者心血的凝结,其中一定有作者思想的汇集,一定有作者拼命通过文字想要传达的东西。由此观之,任何可被成为书的作品绝不应当出现读者所谓“误读”的现象。当然,作者是作者,读者是读者。首先,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都有自己的生存环境,都有自己的经历,由此观之,每个人的看法想法都不全是一样的,所以,读者读不出作者的东西是正常的。再次,能被成为书的作品,是有一定深度的,能写出这书的作者,其在这方面的所想是有深度的。平常如我们,读不出其中的深度是正常的。由此观之,读者所谓“误读”,从横向来看,大抵是由于与作者的经历不同,所以得不到切身的感受;从纵向来看,大抵是读者没有作者的深度,读不出作者的所想。

以上所讲是站在你们的角度所想,当然不可能想得全面。但是,“误读”绝是不可能出现的。无论我以上所得有多冠冕堂皇,无论我给出的结论有多合理(站在你们的角度),但是,可是,都是站不住脚的。

书是作者的结晶,但是,阅读是读者的结晶。无论作者写的什么,读者一定会读到自己想读到的东西。

首先,作者的作品有一个中心主题,无论其表达是直接还是间接,是明显还是隐晦,一定有其中心。无论作者想要表达的是什么,无论作者的主题是什么,作者需要通过事件来反映,而事件本身是不带论述的,其只有记述,既然只有记述,那你我皆有发声的权利,也皆有发声的能力。将这种发声的能力加深,将这种发表看法的能力加深,就能得到你想得到的所谓“所想”(如果你们的“所想”是指看完一本书后对这以后提到这本书你能说出个自己的一二三看法的话)。

其次,书中有主故事线(假设其有的话),但是,书不可能只有主故事线,一本书包括的范围很广,无论它是什么类型的,哪怕只是路人为打发时间而说的一句话,都可以引起读者的轩然大波。由此观之,绝不会出现所谓“误读”的书。当然,这里会出现分歧:这种感想究竟算不算这本书带给你的,算不算是这本书的“功劳”(功劳?)?毕竟,你们所想是:这又不是这本书的主要所讲,说起来,这还要归功于我自己的思考呢,这“功劳”该是我自己的呢。是,这绝不是作者的功劳,你在介绍这本书时或许根本不会记得这本书中的那句话引起过你的思考,但那重要吗?你在你的生活中会受到那个思考的影响,你会受益于那个思考,这就足够了吧。而且,在你刚读完一本书的时候,你应该是会记得这本书的哪些哪怕是无关紧要的地方你曾有过怎样的思考,那,在那一刻,这本书便不该是所谓“误读”的书。

综上所述,所读非所想是个不能成立的命题,即所谓假命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