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不见得能看得清自身,都会或多或少地认为自己是友善的、阳光向上的和努力向前地面对生活中的一切不公、困惑和回报的,其实现实是往往与想法相悖离的。

走过平坦如初的路以为是自己努力的结果;走过崎岖不平的路却以为是努力没有回报,感叹命运不公。如在空旷的山谷里呐喊,回音越悠长那证明呼喊的力量越大。

传说在古时的希腊有一个狮身人面像的怪物,我已经淡忘了它的名字但名字也只是音译的一个符号而已。

这个怪物肯定是凶猛的,要不然怎么它能拦住行人,如回答不出它的问题就杀了谁。

它的谜语是:有一物,白天四条腿,中午二条腿,晚上三条腿的是什么?

众人都没有谁能给出答案,于是怪物杀死了好多人。

某天又来了一个青年叫奥狄浦斯,他很轻易地给出来了答案:这一物是人。

在婴儿时期脚和手并用在地上爬行当然是四条腿。

而青、中年是正当盛年当然是二条腿。

到了老年时期残弱不堪需要拐杖当然就变成了三条腿。

如此简单易懂的谜底却证明每个人都模糊了自身的认识,模糊到连真正的内心是否努力也不见得能看得清。

就如人其实就需要空气、水、食物和睡眠就可以生存一样的简单。

就如坐在图书馆里的我一样,上午精神抖擞,到了下午跟着一群纹丝不动的人松动了,看着趴着睡觉的,打游戏的,甚至交头接耳的有些人,我虽不至于如此,但一个小时之内只看了几页纸,似乎精神在漂移。

单位里经常有人感叹没被上司看重,可一到看着没有酬劳的加班和又累又脏的活时,也许往前一步就是被看重,退后半步就是收获上司的失望。而我很想努力表现自己的勤奋肯干可禁不住内心的“战斗”,以为那么一次的退缩无所谓,哪知道已将退缩当成了习惯,将努力抛在了脑后。

这就是小时候被娇惯得有点惰性的我,读书不是很爱动脑筋,平时考试有时甚至是临时抱佛脚,可想而知在读了一个本科后使得磕磕碰碰的人生有了失落感,于是考了二个资格证想证实一直是在努力地往前赶上别人。

然而现实不是书本中的考试,是需要一次次以真枪实弹的演示了真努力才能知道结果的现实。

于是我又去试着预考海外资格考试,从心理上试图逃避国内考试那令人窒息的应试制度所带来的沉重感。那些让有点惰性的我更无法战胜自己,更不知道努力的方向是否正确。

刚开始的时候需要借助字典才能看懂,但五十多页后依赖并不繁复的专业单词也能独立看书了,最后的结果是离pass只有几分之近,但也就是几分之近却远得象一座无法逾越的高山,看着山顶近在咫尺却怎么也不到尽头,因为几分遥到了连基础的财务报表都不能用英文来表述清楚而怎能奢谈完整地阐明报表分析结果呢?

可当时的我却感叹怎么努力了没成果?看着别人的51分(50分算通过)抱怨是运气使然。

我的“伪努力”是没有起早贪黑,没有挤进各类培训班,当然是为了省钱,在付了报名费后已超过预算了。还自以为报着大无畏的精神啃了枯燥的、细致到了极致就如同日本的药妆说明书一样的演示过程,哪知没有真正努力过的无数次痛苦不堪、孤独地突破自我的刷题经验,而只有一次次地刷课后习题的侥幸心理哪能奢谈努力呢!

最后顿悟原因在自己,报名费较高是借口,时间太少是借口,家务太繁琐是借口,报表太多、太啰嗦是借口,人太累则也是借口,为自己堆砌了一大堆借口的“伪努力”。

当我捧着现金流量表时想的不是细心地查每一笔输入、输出而是面对繁复的数据时,稍微一个步骤晃神则全盘皆错,于是恶性循环地出错。

而且以前学的中文表述的报表在英文里变成了statement,解析变成了working,我才知道我的财务知识和那一点差水平的英文是全部泡汤了。最后攻克了语言的障碍终于统一了表述之间的平衡却被庞大的报表体系给退缩到了角落成了“伪努力”。

现在我只想多看看别人在光鲜背后所隐藏的“苟且”,它是由真正的努力堆砌起来的经历,不想去制定一个个的所谓计划只想稳当当地将脚步放在每一个该放的位置,当步子不会迈得距离差距大时,即使我努力了后仍失败也无愧于心,因为我不是“伪努力”了。

现在我只想把非英文的财务报告学精细些,因为语言的差异会影响人的判断力。

尽管我有时仍看着所谓的破产清算的资产负债表头疼不已,并怎么也做不平衡时,可我自知仍需去不断实践才能从真实的工作中平衡它们。那就一次次地做试算平衡表吧!那是失败了后的真实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