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一点半,我关掉灯,坐在电脑前,习惯性地打开了网易云,Sia的BirdSetFree曾伴我度过无数个迷茫的日夜。也许我们都曾是被挫折折断羽翼的鸟,被现实推入深渊,在地面痛苦挣扎,恐惧万分却又不愿束手就擒。

有些事情已经过去很久,却又时时在回忆里翻转。最开始失眠是因为家里的原因,刚升入高中不久的我偶然得知了父亲经商失败,工厂倒闭的消息,为了偿还债务,父亲变卖了所有资产,一如往常花钱阔手阔脚的我之前竟毫无察觉。紧接着又得知母亲要组建新家庭的消息。生活就像被突然打碎的镜子,即便强迫自己去接受,去重新拼凑完整,却仍改变不了它已支离破碎,满是裂痕的事实。一时间无忧无虑的我被生活突如其来的变故狠狠摔进深渊。我开始整夜整夜失眠,几近抑郁。

考上大学后,我为了摆脱曾经的一切,为了出人头地,开始不断给自己施加压力。父亲破产,家庭破碎,我已不再拥有肆意生活的资本,我必须努力优秀,再优秀,再优秀一点。那时的我认为,不断变得强大是我获得自由的唯一途径。这样的想法被不断放大,大到覆盖了原本的自己。我加入了学生会,做了校长办公室助理,努力赚钱,这还不够,我迫切的想往上爬,想跑的再快一些。为了准备推送,制作海报,我坐在电脑前整夜整夜通宵,我要做的比同期部员都优秀,我的推送要点击率最高,我的活动方案,宣传海报要一次通过,我要为换届竞选给自己争取更多筹码。是的,我迫切想把每件事都做好,做好以后还想要更好,可久而久之,我即便做的再好都不会快乐了,因为还有“更好”在远方等着自己,不断唾弃着这个只是“好”而已的自己。我看起来更像是一个被意识支配的傀儡,每一步都是负重前行。

大二那年冬天,我失恋了。一直以来我都是一个对生活掌控力很强的人,失恋的打击像是撕开了一个裂口,长期的压力也积攒到了临界点,如山洪暴发一般,我被压垮了。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失眠,不过这次我不再工作,什么也不做睁眼到天亮,每天浑浑噩噩,不知何去何从。直至我被查出患了中度抑郁。我不敢同家里讲,我无法接受要强的自己竟落到这步境地。我拒绝治疗,在那段失眠的日子里,每天手机里不断循环播放着BirdSetFree陪我度过那些漆黑的长夜。或许是它的歌词直击人心,又或许是我厌弃了这个糟糕的自己,我慢慢开始重新思考,努力接受。等风来不如追风去,与其期望别人的救赎,渴望着有人能出现并将我从黑夜里拉出来,不如自己拯救自己,抑郁不过是自己给自己的一道枷锁。我辞去了校会的工作,然后加入了大创团队,和团队一起见老师,策划项目,参加比赛,给我的未来创造更多可能。日常行程依旧安排的很满,却焕然一新。对于生活,我有了更多新想法。二十岁的年纪啊,正是充满创造力的年纪,不该早早地一脸倦意,更不该被自己施加给自己的负担压垮,想要的都还在路上,不必心急。与其被糟糕的生活吞噬,在迷茫混沌的黑夜里孤独跋涉,不如撕开黑暗,自己给自己创造黎明。人的一生最可悲的不是一事无成,而是丧失迎战挫折的勇气啊。

生活啊就像一面镜子,可更像是水面,无论多少波浪,终有归于平静的一天。大家都以为,我走出黑暗要经过一个漫长而复杂的过程吧。其实并没有,疗愈自己从接纳自己的那一刻起就成功了大半。学着去喜欢那个努力的自己,少糟蹋自己,学会爱与被爱,直到拥有强大的心灵去原谅和疗愈,可以抵受世界的压迫也能走很久很久。而那些伤痛并不需要被刻意忘怀,因为我已变得强大,那些曾经也不再是我的软肋,因为我已不再靠忘却来复苏心跳。人总会在不断的自我救赎中成长,那些曾以为难以释怀的终会随着内心的强大而被释怀。

“我曾经希望掌控时间的力量,希望成为拯救世界的英雄,后来才知道,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拯救自己的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