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有卧冰求鲤的晋人王祥,有扇枕温衾的黄香,而昨日听闻却有人将79岁身患瘫痪的老母活埋进废弃墓坑这种荒唐之事,网友惑:“养儿防老,信乎?”

据今天的新闻报道来看,这位老母亲被人从土里救出,已无生命危险,而儿子已被人带去派出所调查,当初报案的是这位老人的儿媳妇。让人唏嘘,也让人愤慨,儿子竟然还比不上儿媳妇。

虽然这只是个很极端的事例,但在当下,多少年老之人老无所依,又有多少老人在敬老院孤独地度过余生,又有多少老人为孩子奉献一生,到头来,却因身患顽疾遭孩子嫌弃?

以前经常听到一句话:“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地传统美德”每每听到这句话,我都引以为豪,但现在我已有些许质疑,也许,每个人都无法做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但我希望,真正做到老吾老就够了。

我的爷爷去年驾鹤西去了,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参与亲人的丧事,那一天,当我看到爷爷的三个孩子在那哭丧时,我只是感到可笑。是的,可笑。在他去世的前两个月,因为摔断大腿根股,瘫痪在床,右腿因为血液不流通而腐烂,除了意识是清醒的,手能动腿行走不了了,当时我父亲在外打工,暂时回不了这么快,大伯在家照顾了一个月,我有幸在家两三天,目睹了大伯在照顾爷爷时,是大呼小呵的,怎么形容呢,他的声音非常尖锐,神情一脸不耐烦,而爷爷低着头神色黯然,浑浊的眼神里尽是一潭死水。没多久,我父亲赶回来了,两个儿子在老父亲面前争执,一个说要么给四五千我赡养他,要么你就带他上去,一个说上面哪里有地方照顾他?在照顾老人面前,两兄弟大打出手,仿佛这个老人是他们的累赘,早已不是生他养他的父亲。我看到爷爷沉默的坐在那里,头再也没抬起来过。一周后,爷爷说要喝一碗热鸡汤,说了句:“真好喝。”就走了。爷爷,是只有那碗鸡汤才能温暖您那时冰凉透了的心吗?

最后,我只是想说。在照顾自己的老父亲老母亲时,尽量温柔一点,老人成小孩,大呼小呵的叫骂再香的饭菜也会索然无味。如果你因为他生活没办法自理,需要人照顾,你觉得是个累赘想要抛弃他们时,你可曾还记得是谁十年如一日的照顾你,在你呱呱坠地时,蹒跚学步时,意气风发的年少时,还请记得,到底是谁。花点时间多陪陪自己的父母吧,陪伴才是他们最需要的。

还有一点要提的是,教育问题。在孩子小的时候,就一定要学会教育,教孩子学会感恩,学会孝顺。

我有惑,已不想多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