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中的时候我很羡慕一个女同学,那是一个样貌清秀的可爱姑娘。其实你说她优秀吧也不见得,毕竟是初中还是以成绩论天下的时候,而她总是坐上班里的末班车,你说比较才艺吧她又没有一技之长,说招人喜欢吧也还行但也没有人见人爱的地步,甚至交友方面还不如我,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她曾经被不算孤立的孤立过直到初二才有了几个熟稔的朋友,这倒不是说她人品不好而是她太过内向腼腆在同龄人中不那么有趣,那我到底羡慕她什么呢?

我羡慕她——她有一对令我艳羡的父母。

这话听起来很不孝顺对么?原来不止有别人家的孩子,这天下还有别人家的父母。

我并不是一个注重攀比的人,我并不是特别在乎物质方面的享受,当然我这个有些俗气的人也不会拒绝更优渥的生活。她的家庭确实不错,在一众小中高毕业的父母之间有一对大学毕业的父母,在一群工薪阶层的父母中有着自己的公司,我现在认真的想了想,她真的是不好好学习就要继承家产的人。我当然不会因为她优渥的物质生活而看低我的父母毕竟他们已经尽其所能的给了我最好的生活条件。让我羡慕的是他的父母给的心灵上的自由。我之所以这么说是源自一次做客。

初二那年,我和她成为了还算不错的朋友,她邀请我去她们家做客。我是下午到的她们家,那时距离他们开饭还有那么几个小时,她的父母都在家,她妈妈说:“小M你先和小D去你那屋玩会吧,到了饭点再叫你们啊。”然后我们去了她卧室,她打开电脑问我你要玩什么游戏?我特别惊讶你知道么,“你爸妈让你玩电脑啊?”,”啊?你爸妈不让么?”是呗”,在她开电脑时我就想起了一个相似又截然不同的场景,那时候是我初一,我的几个朋友来我家,他们想玩植物大战僵尸,我就打开了电脑让他们玩了,很不巧的是没玩多久我爸爸回来了而我的朋友也很“识趣”的走了,我以为我向他解释清楚就可以了,我跟他解释说:“我朋友说想……”可是没等我解释完,他就举起电脑说:“我说过不许你玩电脑,你的任务就是学习,别拿那些当借口。”然后,啪的一声摔到地上用脚狠狠的碾了几脚“去给我面壁思过去”他这么说。就是那种特别委屈的感觉我相信很多人都有类似的经历,家里的“规矩”特别重不容许挑衅,你玩了,看,看好了,摔了,规矩重要,爱不重要,你的话不重要。

在她家吃饭的时候,她的父母跟我们聊起了天,很多朋友可能都猜不到我们当时的话题,

你知道么他们在谈论她的感情世界,这里并不只有友情还有爱情,她聊起了有哪个小男生可能喜欢自己,甚至她的妈妈问我,有没有喜欢的男生,这在她的家庭不是一种忌晦。她跟我说他爸妈说了只要注意点分寸就行,女孩子要自爱嘛。她的妈妈跟她讲那些重要的生理知识,在爸妈仍回答我们从垃圾桶捡来的时候,她已经了解了人的大致不同懂得了怎样保护自己,

前些时间网上一直很引人注意的一件事就是富商强奸幼女一案:坏人可不嫌你的孩子小。如果父母一开始就教育好孩子了是不是就不一样了呢?什么是教育?教育不只是考试题,多少家长不明白这件事?

高三的时候能我早恋了,这件事在高考后暴露了,其实在我高考那两天前他就知道了,他是假装不知道,耐心的等我高考完了在回家的路上爆发的,他在回去的路上问我:我听说你在学校里和有个男孩子走的特别近,有这回事么。压抑着愤怒的试探,我说:是,可我们没干别的,就在一块也是大部分时间讨论题。“我就说你为什么这段时间学习下降了”“我不是因为这件事,我就是最近压力有一点大,我最近挺努力的”,“我看你就是想男人了”,这句话直到现在任然能很深很深的伤到我,我觉得似乎没什么可解释的了,我选择沉默,在那以后本来总爱开玩笑说闹的父女俩渐行渐远,那句话的威力就是,每当我在大学他给我打电话时我总装作不在或者借口我要学习了,我排斥回到家里,他总把一句话挂在嘴边“要是连研究生在大学里都拿不下,还剩什么,在我这刷碗的还是个大专的,大学生根本不值钱……”,我爸的观点里就是女孩表达自己的喜欢是不知廉耻的,他们从来就不觉得有喜欢的人是一件多么正常的事甚至我已经大学仍然想干涉我的感情我的生活嘴里总说着什么时候该找对象不能嫁远了等等等等,他们自以为是的为我规划好未来的路。我当然不会就此妥协——这是我的人生!是苦是酸是辣要我来尝!

永远别活在自以为是里,在这场与父母的博弈中我永远是输的,我输给他们的自以为是,所以往后余生我都要摒弃自以为是的好这件事,我不要让我的孩子再经历一遍与我所经历,也算是弥补的我人生中的遗憾:被自以为是的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