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性格的形成往往不是由自己所控制的,早在记忆还未稳固的时候,性格就已经在牵绊你了。很多人说,性格是可以后天加以改正的,但从自己真实的经验里,我感受到了自己努力想要改变它又不免被实际效果所挫败的那种无奈。从小到大,内向是别人给我不变的代名词,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羁绊逐渐体现在了自己的人际关系上。

在我接触过的世界里,有两种人,一种是可以交往的人,大约有1%,剩余99%则是拒绝交往的,我拒绝的理由很简单,他们跟我的性格不相符,我觉得和他们的交往并不能给我带来任何益处。倘若朋友是一个天天看不起你,诋毁你的人,除非是受虐狂,否则没人可以受得了。因此,我觉得我选择的朋友都是最好的,是百里挑一的。

很多时候,内向给我带来的孤独只需要一个人的陪伴就可以彻底挥去。进入初中,似乎是我第一次深交朋友的阶段。那天,当政治老师讲完如何处理个人情绪及人际关系的时候,他走过来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嘿,朋友,你可别想不开跳楼呀。”的确,我不擅长也不适应主动和他人沟通交流,在班里人眼里妥妥就是一个抑郁症患者,但反倒是他的一席话,让我有了很想交他这个朋友的冲动。

记得是接近中考那个时候,我和他长达两年的友谊彻底崩裂了,我曾一度以为我已经找到了那个别人眼里一生都在追寻的难能知己,殊不知自己却亲手作死般的白白的丢弃了这份友谊。这两年里,吵过也骂过,互怼过,不讲话过,好像都是他主动要求和好的,在这里我感谢他能次次忍受了我的冷脾气。两年时间,不多不少,每天的打饭时间,我们一起;交作业,我们一起;上下学,我们一起。最让我不忘的是,两个人在冬天里天天睡在一起保暖,在天还没亮的时候,一起起床冲到饭堂打那没有营养的饭菜。尽管天寒地冻,但是现在想起来却感到格外的温暖。好朋友的陪伴,真的是我成长路上一个不能忘记的记忆点。但造成我念念不忘满是遗憾的依旧是这个记忆点。

已经不记得是什么原因,那次我俩真的生了彼此的气。过了几天,他第一次和我说话,我没有说话;第二次,“Czj,我们和好吧。”我没有说话;第三次,他拉了拉我的手,“我们和好吧。”我松开了。后来,他就再也没有理过我,就真的没有说话了。走廊里相遇也形同陌路。是我心里那该死的倔强在作怪,我现在在想,如果当时他再和我多说一句话,我或许就会忍不住咧开嘴来,笑着对他说,“Zj,我们什么时候去打饭啊?”

怎奈是心中的那份倔强带来的沉默夺走了这份友谊。中考那天,我还是在舍友的旁敲侧击下找到了他的QQ,我想,要是再不采取一点措施,我们以后就真的面都不会再见了。虽然我倔强,但我放不下那陪伴了我两年的友谊。多少次在篮球场上,他主动和我组队;多少次为了缓和气氛,他将从家里带过去的一半的饭菜给了我;多少个日夜,我们一起谈着以后的梦想。而我现在的梦想,就是努力挽救好这一份即将失去的友谊。当他终于通过我的请求时,我知道,我已经挽回了。中考完,正好有说不尽的话题。

有时候,打破两个人之间的隔阂只需要一句话就足以,有时候矫情的我们可能要多撒娇几次。不管是同性还是异性,若是真的珍惜这份经营许久的情谊,真的需要我们放下彼此之间的倔强,在沉默面前,没有人知道你内心到底在坚持什么,也没有人有那么多耐心一句一句在你耳边呢喃。

内向是一种孤独,倔强是一种病。不要让倔强再强化内向的我们内心的孤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