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为何,从出生起,我学东西总是比别人慢很多,别人一节课学会的东西我要五节课,别人一下就会的技能,我可能也要三五天才能学会。冷眼与嘲笑,惆怅与无奈,凡此种种,我经历了太多太多……. 

  这个世界,或许就是那么的不公平,有个孩子想学唱歌,可每一次课,她都跟不上老师的节奏,轮到她唱的时候,她总是支支吾吾小声地唱着那些不着调的音节。她也想唱好,她也很着急,可等来的不是像其他小朋友一样的耐心指导却永远是老师的一声叹息和冷冷的一句话:“来,下一个。”学期末时,当她的母亲想给她报下个学期的课时,迎来的却是老师嘲讽地一句:“就你们?下学期还要报啊?”

还有,当她学游泳的时候,别的小朋友已经可以游好几米的时候,她才刚学会换气;当她好不容易可以游几米时,别的小朋友已经可以再深水池游个二十多米了。眼看别的小朋友马上就可以达到暑期课程的要求时,她才刚刚起步,她也是那么的着急。课程上了一大半,老师无奈地跟她的家长说:“我想你家小孩这期课程是肯定学不会了。” 

  凄风,冷雨所带来的无助与绝望包围着她。她实在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永远是最慢的那一个,她着急,可她又不甘心,她一直在尝试,哪怕自己再慢。回到家的时候,放弃玩耍的时间,她一遍遍练着老师教的技巧和歌曲,一遍遍跟着网上的教学视频练习一遍遍带着沮丧迎着冷眼嘲笑去上唱歌课。还有,当同学们都走光的时候,她与母亲独自在泳池待到闭馆。她每天比别人多练两个小时,她记得每晚天空倾泻下来的月光,她更记得每天哭着去上游泳课时的情景。一切,她是那么的不情愿,可她还是坚持那么做了。一天天下去了,遗憾的是,她还是没有什么进步。 

  如果说有一种竹子花四年时间只长几厘米,第五年却可以以每天将近30cm的速度飞快增长,那么人可以吗? 

  最后一堂课,才艺展示,台底下家长密布,同学们一个个上台表演,轮到她了,老师直接略过,可她却举起手来,主动上台演出。这次,她忽然不再害羞,一改往常,大声唱出了之前在家天天练的歌曲。歌罢,掌声雷动,同学惊了,老师也惊了。在老师同学家长的一片赞扬声中,她终于可以自信地抬起头来迎接着忽如其来的赞誉。倒数第二节课,上节课只能游十米的她如忽然开窍般,一下子游了好几十米,游玩后,她什么也不记得,只听见老师惊奇地高呼:“完成要求了,可以提前毕业啦。”

这个她,毫无疑问,就是我。我直到现在也不太明白我为什么忽然就开窍了,就像竹子那样,忽然就开始了猛涨。我走得很慢,经历了太多的质疑声,嘲讽声,可就在某一瞬间,某一氛围下,就像跑步突破了极点一样,我忽然一下子开窍了,掌握了那些技巧,学会了放声歌唱,学会了惬意潜游。

或许,这样的经历并不是每人都深有体会,但你要坚信,不管再慢,沿正确道路走下去,总是会有一个突然开窍的过程的。想起了《一个人的朝圣》里的退休老人哈罗德,用他那年老弱不禁风的身体慢慢地独自踏上627英里的漫长旅程,外人惊呼着不可思议,可他们却永远不知道其中的过程有多么艰辛。世上哪有这么多奇迹,只是多数人被痛苦包围住时,选择了放弃,你却选择走下去。

这世上,总有走的慢的人,可亲爱的,无论你走得有多慢,坚持走下去,即使结果不尽人意,总有一天,你定会拨云见日,看那春暖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