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会不会和Ta再次相遇。Ta是不是还像我第一次见Ta的那样,戴着一顶灰绿色棒球帽,身着黑色外套,干练而精致,有点酷,有些拽。

 15年八月,我记得是大二暑假,在软件上闲逛,然后就认识Ta了。Ta约我出来逛街吃饭,我想去又有些忐忑,不过我还是穿上我觉得最好看的衣服赴约了。Ta和我想象的不一样,觉得Ta身上有一种亲切感,不会装,所以和Ta呆一起感到很轻松。因为我们这边街上只有一些基本的娱乐设施,所以我让Ta陪我一起玩联盟。Ta喜欢玩炼金蛤蟆一类的英雄,所以我还嘲笑Ta喜欢不劳而获,因为炼金直接放毒到处走就好了,蛤蟆上去舔人就好了。那天晚上玩太晚没有回家,晚上买了奶茶和Ta轧马路,街上人流散去的时候,我觉得是我和Ta距离最近的时候,在一深一浅的脚步声中,我能更了解Ta这个人。跟Ta在一起,我觉得有安全感,我觉得我的一些想法和情绪得到抚慰和宣泄。8月底,我们也快开学了,Ta说想去旅游,顺便带我去玩一下,然后我就跟Ta一起出发了。我们去了湖南凤凰,过去我对湖南的印象就是沈从文笔下的《边城》,那里有头上裹布,用木桢捣衣的女人,这里也有,而让我印象最深的则是一个烟雨凄迷的凤凰,古色古香,安宁静谧。这是一个早晨,我睁开惺忪的睡眼,Ta就躺在我旁边,我用手轻轻摸了一下Ta的脸,回头看窗外,早晨的凤凰很是安静,雾气氤氲,烟雨朦胧,这大概是人间极美。沱江小鱼,血耙鸭,酒吧还有Ta,这是一段美妙的旅程。

 我返校了,我和以前不一样了,心里满满的都是Ta。我会跟Ta讲我的一日三餐。有人说,真正遇到喜欢的人,任何你喜欢的东西,你都会想分享给Ta,这是真的。或许是我的故事无聊,又或许是我无聊,平淡而又琐碎,Ta也和以前不一样了,后来我知道Ta又喜欢了其他的人。我也不太清楚我后一段时间怎么熬过来,恋爱过程中,想要抓得更紧的那一个,也是最受伤的那一个。我整晚睡不着,脑袋里都是回忆,早上很早起床,塞上耳机,到操场跑步。之前早餐我都是吃一碗面条喝一杯粥,那段时间我就买一杯粥,只能喝半杯,然后实在喝不下去了。回到寝室,不敢看与爱情有关的电影,也不想玩游戏,笔记本上突然弹出“湘西”这个字眼,足以让我一败涂地,这一次,爱过头了。

 治疗一个人最好的方式就是时间,也是,时间越长,有些东西会越来越模糊,更重要的是身边还有那一群“鲜活”的人,室友在练鬼步,另一个室友在练习书法,我用兼职来填充我的生活,我还和室友报名了我们学校对面的健身房,每天下午六点钟左右去练习,动感单车,带感音乐也让我感觉很舒服。我越来越理解书中的一句话:有的人因为爱的匮乏,所以偶粘雨露的经历会被他当做刻骨铭心,小的感动经历会被放大到漫长。可是我们不知道,当我们失去了自我和除Ta之外的圈子,无论当初,我们最终还是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抑或是衣服上的饭粘子。

 大概是两年之后,当时我正在吃午饭,一个电话响起,30开头的电话号码,显示希腊,我以为是有人打错电话了,接通电话,电话那头是Ta的声音,我了解了,Ta仍然孑然一人。

 如果再和Ta见面,我不会眼红了,当然也不会脸红了。平静淡然,人的出场顺序和选择真的很重要,经历得越多,内心越来越强大,这是好事,是你生命中不可或缺的礼物,静观岁月,美好如初,彼此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