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父亲:

您好!

我是您的女儿小敏,这是我写给您的第一封信。

提笔呜咽,思绪万千。女儿心中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要对您诉说却无从开口,这小小的信纸亦承载不下那些浓到化不开的爱恨情仇。我知道,您肯定一开口就是吐槽我的字真丑。但字丑又有什么关系呢,这很正常每个人都有自己或擅长或不擅长的不是吗?而且它并不妨碍我成为一个好老师呀。

女儿的这封信有些长,希望父亲能耐心读下去。

从哪里说起呢?不如从我得抑郁症的那次好了,说起来对于那次的生病到现在都还有些后怕呢!真的,小时候出车祸都没有抑郁症可怕,但好在我都挺过来了。

能好起来多亏了父亲您的一句话,“我们穷人得不起这种病的。”这句话算是把我从自暴自弃的深渊中拉出来的救命绳索了。

您不知道,那段时间每天每天我都在不断的和自己作斗争,整宿整宿的失眠。植物神经紊乱,也就是感官失调,所有的感官都放大了十倍,触觉、听觉和视觉,我开始失眠、出现幻觉、把一切细小的东西都看成是虫子。

其实我是很不愿提及自己抑郁症的那段时光的,因为那段日子真的太可怕了,提起就要再回忆一次、再经历一次那种痛苦,直到这会儿我的手都在发抖。

我为什么会得抑郁症呢?原因有太多太多了,因为童年、因为不会处理人际关系、因为刚刚进入社会的工作压力、因为自我拉扯、因为太想太想成为让您觉得骄傲的女儿了。

但好在我的生命力顽强,终是从那段日子里走了出来。

想要跟您说的第二件事儿是“童年”,我亲爱的爸爸,您欠我的童年一句对不起,还有妈妈也是。虽然我明白,您成长的那个年代温饱都成问题,又何来教育可言。可道理归道理,感情归感情,您做错的地方您就得承认您错了。

我猜您可能会说“你都还没做过父母,根本就不知道做父母的不容易。”或许我无法体会您的难处,但自从我成为一名老师以来这么些年我接手的孩子却也是不计其数的,那么多的孩子形形色色都有,聪明的不聪明的、调皮的、胆子小的,这些孩子身上有优点也有不足,又或者说是缺点吧,可这些缺点是孩子自己形成的吗?不,是他所生活的环境造成的,是引导他的人没能做出正确的指引和示范。

我很想问您一个问题,您有没有想过我从小到大您给到我的示范最多的是什么?您猜我对我的学生会不会非打即骂?您放心,答案肯定是没有的。

其实对于小时候我有很多的疑惑,我不明白是卖一部手机重要还是女儿重要?为了一部手机至于生那么大的气吗?打到鼻血直流都不心疼!

我不明白,我到现在都不明白半块面团吃不下了为什么一定要吃下去,就算没有水也要吃下去?可能这一切都要归结于第一次为人父母也算是摸索前行吧!

说出这些来只是为了打开自己的心结,只是希望爸爸妈妈能还我一句“对不起”

之前我看过一篇文章,说每个孩子都会在天上挑妈妈,看到这个妈妈美丽漂亮便来到她的身旁,成为她的孩子做她的守护天使,爱她们一辈子。这句话也是我想说的,出生之前我没有办法选择父母,但成为你们的女儿我很幸福,我也永远爱你们。

一位心理学家曾说过:“我们每个人对于父母的感情是又爱又恨才正常完整的,重要的是我们要学会了解过去、放下过去、完善自身这才是最重要的。”

一个人,好的童年是可以影响一生的,而一个人不好的童年却要花一生去治愈。

最后,跟您诉说的第三件事是关于“婚姻”,从小到大我有太多太多的事都没对您讲过。您知道吗,我对于婚姻是恐惧的。

小的时候我在学校里经历过校园暴力,被一群男孩子殴打,原因是没有跟混混头子的女朋友讲话!被扇了十几个耳光,你一脚他一拳,我就那么抱着头蹲在地上任他们踹。虽然最后那些男生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被校方开除了学籍。

但这也成为了我不敢和男生相处的原因,也导致了我多年来不愿意交男朋友!第二个原因是父母所带给我的家庭观、婚姻观、爱情观都太模糊,太暴力,太委曲求全。

对于父母的婚姻,女儿不敢妄自菲薄,妄加评判。但这么多年来,我所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似乎是争吵多过欢笑,动手胜过打闹。

试问这样的轨物范世,我又怎敢轻易相信婚姻。

亲爱的父亲,您知道为什么我从小喜欢对您说谎话吗?因为恐惧,因为我知道每次对您说了实话得到的不是打就是骂久而久之便不再愿意和您说实话了!同样的道理,因为恐惧婚姻,便不再想结婚了。

但我也知道,结婚是人生中重要的一个环节,所以请您给我一点时间,让我自己解开心结,慢慢的放下。然后遇到一个真正爱自己的而不是觉得“我适合结婚”才跟我在一起的那个人,鞋合不合脚只有自己知道,人合不合心也只有自己知道。

亲爱的爸爸妈妈,我知道你们爱我,同样的我也很爱很爱你们,但孩子长大了做父母的终究要学会放手,作家贾平凹的文中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我的孩子总要用他自己的脚去走出一条属于他自己的路”

千言万语诉不尽,娓娓道来语不休。

写着写着这信也到了尾声了,这时我突然想起当初读大一时在绍兴的那个出租屋里我想和您好好谈一谈时您那无所谓的表情,以及我为何掩面痛哭的原因,当时我只想着改变您的思想观念,这样的做法是错误的,每一代人的思想观念都是花了大半生的时间形成的,又怎么可能轻易改得掉呢。

所以我不再强求您去认同我的观念,我只愿您能多理解我一些便足够了,也不知道您读完这封信会有什么感想,会不会讥笑着说两句“有病、可笑、不正常、精神有问题”您别怪我把您想的这么不堪,因为从小到大您给到我最多的评价词汇就是这些。

但如果您刚好说了这些词汇,那就当女儿的这封信是狗屁一个废话一堆吧,扰您清净实在是抱歉了。

写这封信只是想要跟您报个平安,和您久违的聊聊天,您放心女儿一切都好,遇过狼斗过虎,上过当吃过苦,与人善予己善,三条路走中间,今年过年我就不回去了,女儿在这里祝爸爸妈妈新年快乐,福寿双全,平安喜乐。

此致

敬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