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年上下求索,慢慢习得,人生不过是喜忧参半的素材,大步流星,清醒接受。我是幸运的,曾经的我狭隘的认为,我的人生也许已经一眼望到头。从封闭压抑到敞开面对,愈发自己的狭隘和局限,对自我的认知在来回偏差的调整中更加完整。我在与世界的配合中找到了足以自洽的平衡点,在自我斗争中逐渐掌握单方的控制权,我像是战胜了一些什么,又在这些什么中被疗愈。

想要而不可得的纠结和憧憬我太早体会到了,有些缺失是无法弥补的,越长大也越能理解父母的无奈,大概有些事是当初没得选。我很相信「平行时空」的论断,另一个我一定拥有快乐延伸的童年。我希望我是永远单纯。

以前的我是给我一个舞台,然后我想躲起来,现在的我是,大大方方站上去,迟早会有一方掌声的。很多纠结的事我不再想寻找答案了,很多情绪我也不再反复把玩,如果在自己的一方天地中死磕曾经是一种变态快乐,现在我更想要光明磊落海阔天空。不要太快成为被社会打磨的圆滑大人,这是我和世界的下一配合。

多繆讲:“烫伤过的孩子仍爱火。”我想我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