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下自己的人生目标,然后撕碎它,找到家里的打火机,只听“啪”的一声,看着火苗将纸片包裹,几缕白眼飘过,或是因为人离得太近的关系,眼睛突然感到一丝酸痛。

黄色的火将纸片染成黑灰色,燃过后的纸片再也看不清上面的内容,手指微微一碰立马散作尘埃。写下这些东西用了不到半小时,但烧尽只用了几十秒,痕迹就完全消失。

字迹离乱散漫,如果将这样的字迹送给陌生人看,一定看不懂上面所记录的内容;但我最终决定用火将这一切消散,在这之前我将写下的东西拍了照片,存在手机里。

落魄是每个人都无法逃避的问题,此时的心态决定了下一次遭遇挫折时能否东山再起,别人看得到你的落魄,看不到你写下的人生目标和对未来三年生活的期许,因为这一切并不重要,因为这一刻,你只是落魄的代名词。

“创业的道路上满地都是失败的白骨……”不知道这是哪一位青年企业家说过的话。还记得那一天下班后我没有回自己的出租屋,而是扫了一辆共享单车后就直奔几公里外的电影院。这是我人生第一次单独去电影院,电影上映的时间是影院的最后一场。

直到电影开场,放映大厅也只是零零星星的坐了几人,前前后后也不超过十人。影片是纪录片,记录的是多位新生代互联网创业者们创业的故事,而这句话我就是从那一晚学到的,一直停留在我的脑海。

我在电影散场后,来到影院附近一公里处的一家夜摊,点了一份炒饼,这是我吃过的炒饼中分量最多的一次。夜里的西安车很少,也很安静,而我也不必再因为上班快要迟到而骑着共享单车在早高峰的人潮中穿梭。

那一晚我记得自己走了很久,我喜欢在这样夜深人静时以个人在街上散心,可以忘掉工作,忘掉惶恐。一直走到筋疲力尽在回到出租屋睡到天明,多么惬意。

电影散场时我们都要坐电梯下去,同一个一个放映厅走出来的人中有一位手里拿着“坚果手机”的女生,一走出影院,就打了一辆出租就消失在夜色中。

回出租屋时我没打开手机导航,尽管我知道自己对回去的路并不熟悉,换句话说我从来没去过影院所在的街区。只记得走了很久,大概快到夜里一点,我才发现自己似乎越走越远,哈了口气,打开手机,果然如我所料。出租屋的方向如果在北,那我此刻就是在往南走,南辕北辙大概就是这么个道理。

回家的路可以导航,但通往未来的路,依然是一片迷雾,眼前有很多条路可以走,但又不知道究竟可以走那条路,因为如果眼前只有一条路,就不会纠结走向哪里。去电影院的路上我坚信看完电影就会知道属于自己的那条人生道路在哪里,但此刻荒凉的大街上,我连回出租屋的路也走错。

等我回到出租屋,手机荧幕上的时间显示已快凌晨两点,我在疲惫中睡去,第二天醒来,屋子内依然充满寒气;身旁的iPhone在低温下无法充电,一个晚上过去电量还是闪着红色,正如我的生活,在这个冬天丝毫不会有所改变。

当你身处谷底,但凡有一缕阳光照进,都要抓住这缕阳光向上生长,不能发芽的种子,都被拦截在避孕套里,既然曾经脱颖而出,如今又未尝不可?

推开门,屋外还是很冷,拆迁动员的安保人员也穿着厚厚的劳保大衣在外执勤,他们弓着腰站在街上,两个袖筒卷在一起互相交谈着什么。

还有一个月就要过年,希望这一切总会有好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