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飘雪的冬季,我喜欢睁开眼睛,就享受白雪带给我的记忆。我从不认为雪有什么不好,因为我深爱着雪,一如我深深地爱着她。但我必须承认:有一种雪,纯洁而透明,真实而荒谬,它像噩梦般扼杀了一条条繁花似锦的青春,吞噬着一串串美丽透顶的生命!那是一片恶病缠身的雪,因为我亲眼见证了它在给别人带去痛苦的同时,自己也同样挣扎着……七月十日晴和煦的微风拂过,天安门广场上,五星红旗随风飘扬,神采奕奕,仿佛一个保家卫国的战士,庄严的屹立在那里。此时,与我不期而遇的是一个看上去清瘦的女孩,个子不高,穿着素雅,一双眼睛是那么富有诗意。第一眼看见她,我就深深地记住了她和她那头乌黑的头发,齐刷刷地披在肩上,挡住了两肩。七月十二日多云微风依旧,只是多了几丝寒意,同样是天安门广场,同样飘扬的五星红旗,似乎隐藏着一个憔悴的面孔。她,那个女孩,那个因头发黑亮,让我记忆深刻的女孩。静静地坐在广场上,双手托腮,目光凝聚在那面鲜艳的五星红旗上,仿佛在端详着什么,眼睛里透露了迷茫。我注意到她的头发已黑得不那么纯了。好像沾染了什么。我想离她更近,想再看看她的样子。白得有点吓人的皮肤,显示出了干涩的纹理。我似乎离她太近了,惊扰了她,她回过头来,望了望我,勉强笑了笑,走了。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我猛然发现,她的头发似乎比前两天少了很多,大概只有那天的三分之一。我不知道她在掩饰什么?七月十四日雨下雨了,没有微风,雨点正淅淅沥沥地打在地上,那女孩打着黑色的雨伞,姿势似乎从来没有变过,依旧死死地注视着那面五星红旗。我没有走近,只远远地看着她,她的皮肤更加苍白了,头发也掉光了,整个人仿佛一堆白骨伫立在那里。原来那头乌黑的秀发怎么成为如今这样?七月十六阴今天的天气使人感到抑郁。当我再次来到天安门广场时,却再也没有见到那个女孩,我想,她应该是回家了吧!我在北京待得不多时,临走的前一天,突然听见人们摆谈这事,这时我才知道,就在七月十六日那天,那女孩便去了天堂,带走了一切哀怨,留下了一个微笑。我没有想到,白雪的病就这样活生生地夺走了她美丽的生命!我更没有想到,她竟然是一个孤儿,每日都翘首期盼着能有一位好心的夫妇将其收留,哪怕只是这剩下的最后几天,但终究,她还是带着遗憾走了。我至今仍然相信,爱,不是一句空话。如果爱,为什么没有人留下她!而是让她孤独地与这个世界永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