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大学生来说,熬夜是家常便饭,对于医学生来说,不熬夜简直学不完蓝色生死恋(厚厚的医学教材)。每一个章节都写得明明白白,每一个图片都画得非常清晰,到了考场又是另一番景象。组织学与胚胎学的图片考试简直不可救药,全都是粉色与红色的微观图片,看上去就好像是一模一样的猪肉血泡。脂肪和细胞空隙都难以分清,更不用说破骨细胞和壁细胞。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学医,或许是被高三那年从图书馆借的90年出版的《南丁格尔》所感动;又或许是因为家中的老人一个个因为疾病死去,我那要为他们颐养天年的话全部变为被火舌吃掉的纸钱;更或许是父母重男轻女的态度,为了弟弟的生活费把我从出生起一直放在乡下养到7岁才接回城里,待我如陌生人。

我想,或许成为了医生,就可以拥有更大的价值,就能够抬起头来,成为护士或许也不错,南丁格尔就是那样一步一步成为圣人的。至少进了游戏里,依旧是不可侵犯的女神。

学费是一件大事,天助我也,正好去年学校有贵人资助,大学四年学费全免。最终,我选择成为一名护士,放弃临床医学专业是因为我无法出国进修,家里不允许我跑出他们控制的范围,国内的医疗环境也在改善,至少在老龄化的社会现在,成为一名护理人员也很有价值。

有些话我不敢对外面的人说,选择走这条路,是因为会比其他的职业更加忙碌,这样就可以逃避亲戚不得不相聚的场合,比如说过年呀,清明扫墓呀,国庆回老宅扫墓等等。

如此的龌龊的心态,我觉得有辱这个职业,不过这确实是我能力范围内的最大努力了,不想像姐姐一样被迫读了个二本冷门专业,期间被各种亲戚操控,辅修了会计计算机工商管理,她被弄得喘不过气,犹如提线的木偶,毕业之后根本没有深圳的公司能够放下身段认同她那个文凭,文凭就这么不值钱的被丢弃在一旁,目前做的职业也和专业没有半点关系,最近又在被催着相亲,她根本不敢穿光鲜亮丽的衣服,怕妈妈说她奢侈浪费讨债鬼,怕被爸爸的某个什么叔公看上转头耍了手段塞给他的儿子什么的。

凌晨四点,海棠花未眠。我懂得这是川端康成对花的物哀,但是,我也希望有人能够欣赏我的努力,给予哀伤的医疗工作者更多的宽容吧,尽管我明白我目前的人生在某些人眼里就只是一个“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