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找工作时吃的苦都是填专业时脑子里进的水。

我深以为然,当初傻傻的任由调剂,被分到了一个在广州找不到出路的专业,根本没有就业渠道,就是学校为了撑面子故意设置的一个专业。在毕业以后,我傻傻的往保险行业跑,去了某安,某寿面试,都通过了。最终在某个保险公司做了人事助理,刚开始说好的有无责底薪3000和招聘提成300-500元每人。后来实际发工资的时候,却只给我2000元,说3000元里面有1000元是有责底薪,完成任务才能得到,可是几乎没有人能完成。而且最开始签订劳动合同的时候我以为是和公司签,没想到最后发工资是由主管私人发的。这相当于我就是一个没有编制的员工,只是主管私人请的助理,和保姆有什么区别?

最开始来应聘的时候,只说无责底薪3000元,我想着节约一点也就差不多能应付日常开销了,兢兢业业的工作,没想到收入和付出完全不成正比,浪费了我的宝贵时间。上下班通勤时间单程一个小时,每天早上7:30就得出门挤地铁,在那里接受保险培训,认识了许多朋友,而且我很奇怪的是在保险行业不看重学历,很多低学历的都能混成主管,让我感叹社会的法则是如此公平,不重学历,只看能力。因为工资延后一个多月发,而且保险行业入职还要缴纳500元保证金,我找姐姐借了一笔钱以后,就开始在周末休一天半的时候找兼职。

在一次去陶艺馆做杂活的路上,风尘仆仆的我被两个女子拦了下来了,她们穿着较为时尚但是明显劣质的衣服,画着精致的妆容,一个气质优雅,一个再浓的妆都掩盖不了脸上斑驳的痘坑痘印。她们问我想不想要找一份兼职,有空就去帮忙做化妆师助理,帮一个学员就给我1600元。我心想有工资拿,还能学到化妆技术,挺不错的,就留了联系方式,然后抽空去了面试。可谁知道这正是我悲剧的开始,去了以后,看到她们的工作地点是在高级写字楼,只是地方小了一些。每个人都对我特别热情,让我有些奇怪,毕竟真正的面试官是不需要讨好面试者的。后来她们问我有没有对她们的工作兴趣,为了把握住这个机会我当然得说很喜欢了。她们颇有深意的笑了,脸上的喜悦让我觉得有些诡异。然后她们就说不能白教我,要我缴纳2万元买工具,或者花2500元租用她们的工具。我本来就穷得吃不起饭了,哪里肯依。但是她们又说我是没有赚钱的决心,还说想赚钱就得先付出,还教我花呗套现。我最终被她们称为老师的那个女人说动了,交了2500元的学费。主要是她看起来很随和自信,不像其他人那般急功近利,不听我的诉求和难处,一味地要我自己解决问题,最好笑的是说些不切实际的话,说什么只要我努力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我才只是个社会小白,哪里来的两万元买她们的专属工具啊,本来就是想找个兼职养活自己,手里连100元都没有,谁想到钱没挣到就先交一大笔钱出去,过上了负资产的日子。

之后我几乎每个下班的晚上都会去学习两三个小时的化妆技巧,在那里有很大一批和我一样的年轻女孩子在一起学,后来一沟通,才知道她们和我一样都是被骗来做助理的。不过老师教过的护肤化妆技术确实有效,比我以前素面朝天的样子精致了许多。我那时候从没想过人心会那么黑,虽有怀疑,但是也不曾觉得这是一个骗局。直到我被她们哄诱着买了将近一万多的化妆品,营养品,在网络各个借贷平台借钱度日,快要过不下去以后,我终于开始逃避,不再回她们的微信,也不再搭理教导我的化妆老师,那个看起来很温和时尚,却类似传销头目一样的压榨我的所有价值的人。

由于白天要去保险公司上班八个小时,一个月只能拿到2000元工资,在广州主城区活得很艰难,晚上还要去学习两三个小时,每天通勤坐地铁的时间都要2个多小时,我每日里忙碌极了,常常连吃饭喝水的时间都没有,简直像个行尸走肉,大脑日渐反应迟钝,每天机械的重复着劳动。也活该被她们利用洗脑,没能早点看清这些骗局,以为只要我努力,像他们一样拉到人就能有提成收入,可是三个月却一点进展也没有,毕竟我不会骗人,别人也不会如我这般傻。

最终我一个名校毕业生,欠了3万多元,都不敢跟亲朋好友讲,只能默默承受着一切,最后吃不上饭,只能去找那种包餐在餐厅做服务员的脏活度过难关。几乎从来没做过家务的我在这里每一天都在煎熬,可是母亲打电话问我的时候,只能笑着说我很好。母亲说要来看看我,心里害怕极了,只能找各种理由搪塞,我也想早点让她过好日子,接到一起住。可是由于我没有社会经验,被家长和学校保护得太好,太容易轻信别人,不会拒绝,不懂思索,不知人性的黑暗面,不懂别人谎言下面隐藏的真相,最终为我的愚蠢无知买单,这两次工作经历给我上了一节真实残忍的社会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