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2013年上的初中,当时我懵懂无知,根本不知道学习的重要性,当时父母对我说的口头禅:只要你好好学习,考试考个好成绩,老爸我给你买个三星乒乓球拍,而且还是红双喜的。所以当时只知道学习是为父母学的,如果考试考好的话,就让你每天·玩一个小时的游戏,当时对于我来说,什么球拍不球拍的,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可以玩游戏,这才是真的。所以我初一学习还算不错,到了初二我就开始颓废了,经常玩电脑游戏,只要父母一出去,我立马打开电脑玩起了穿越弧线和英雄联盟。我也不知道为啥,对于我说电脑游戏对我诱惑太大了,我自己都控制不住。

于是到了初二我的成绩直线下滑,从班级里的7名下滑道班级里的34名,而且一个班级总共五十个人,最重要我们班不是重点班而是普通班,也就是说重点班几乎都可以考上高中,而我们普通班,你的成绩只有达到班级里的前十五名才会有机会考上高中,也是我整个初二处于颓废状态,初二的生地会考一个81一个83,不要以为这分数高,因为生地会考的题目很简单,比平常生物和地理的模拟题简单多了,简单的来说我们班上九十的有26个,上八十的有21个,剩下三个虽然是没有上八十,但是成绩都在七十八左右,所以说成绩并不怎么样,这件事让我记忆尤深,当时学习好的同学都不怎么跟我讨论问题了,为啥?我不会呗,也导致我很没面子。最重要的是学习好的女生都不跟我搭同桌了,因为老师把我调到后面去了,坐在靠窗户的倒数第二排,而且还是单桌,我感觉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打击,那个女生长得好看竟然跟一个15名搭同桌,最重要的那个姓白的女生跟我玩的特别好,而且长得也好看,当时真的没法用言语表达,这能怪谁啊,只能怪自己不好好学习,被老师调到后面去,每次讨论问题我都没法去跟学习好的女生讨论,没办法谁让我不会呢。这是让我蜕变一个原因。

到了初二下学期的暑假,也就是过完暑假上初三了。当时我爸出差去了,就剩了我妈跟我妹,而且我妈每天早去晚归,我妹也上辅导班去了,就剩了我一个人,当时我同学喊我去做几次工作,而且能发工资,当时我不以为然,只知道在家玩电脑,根本没有闲情考虑别的。到了后来我零花钱没了,只能跟我同学去了。到了那里我只要把木材运过去然后干5个小时就行了,当天干完发70块钱,这里的上司是我同学他爸,所以很靠谱,我当时感觉不就是搬个木头吗,那还不简单吗?我同学说:你不要小瞧,一会儿你就累了。当我真去干时,我干了两个小时就干不动了,把我累的半死,后来我还是干完了,当时我的手都磨出了皮,当时我那个男闺蜜跟我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让你来跟我干活吗,如果你考不上高中就得干活,你没得选,除非你特别有才华,学技术或者当老板好的话,你才有可能不会干活。我当时真的难以置信,我问他;你怎么连着都知道,他说:我爸就是个例子,没有文凭,如果他爸有文凭可以干的更好,生活也不会像现在一样比较累,这是我爸跟说的,我已开始也是懵懂无知,我跟我爸暑假干了一个月就明白了,他说的是对的。我就是混点钱让自己用,这样我爸就轻松许多,你不可能无缘如果帮我,他说:我很感谢你初一直辅导我学习,现在在班里就你跟我玩的比较好,而且如果你振作起来,那么你又可以辅导我学习了,因为我天生脑子愚钝点儿,这样你学习上去了,你又可以辅导我了,而且最重要的是你又可以·跟白同学当同桌了,她长得也很好看,也可以不用单桌了,也不用做后排了,再一次的被老师重视。因为这样的话就可以把你原有的夺回来,从·不可能变为可能。你也不用震惊,我成熟比较早,我们可以互利共赢,我同学的一番话和实践让我真的明白了一些,不想干累活就学好,以后干自己想要的,这又是我一个蜕变的原因。

后来我真的自己观察我妈的手,竟然跟我一样也是磨出了泡,不仔细看真的看不出来,难以想象我搬木头那是真的特别累,迟早会干出病的。那么我自己又能做些什么呢?还是打游戏,自己又没有天赋。后来我自己下定决心了,把电脑设置成每周末只有二个小时时间可以放松,玩下4399小游戏。

目前数学很好补,只要会公式,把每个单元讲的看个十几遍,把例题做十几遍就差不多了。英语需要长期积累,英语你放心好了,我会让你爱上我,英语咱们走着瞧。就是因为这几个蜕变的原因变成我的动力,我的目标考上高中。那剩下的半年我学疯了,毕竟我脑子比较聪明,领悟能力较快。重要在一次考试中我考了班级第五名。我男闺蜜说的太准了,老师又把我换了回去,我又可以跟我白同学搭同桌,她也特别开心欢迎我,对我说了一句话,你终于变回原来的自己了。

在最后离中考还有几个月的时间里我真的发生了,我从来没有怎么认真学习过,虽说最后没有考的特别好,考上普通高中也就够了。希望自己在以后的高中继续努力学习。

希望那些学习下降的同学,学习靠后的同学可以为了自己失去的夺回来,有想要东西,那么你就靠自己的本事和努力去弄回来。这次蜕变让我成长了许多,也明白了许多,我真的感谢六年前我男闺蜜他一番话,感谢自己的醒悟较早,也要感谢自己的努力与拼搏。希望以后可以生活的更好,生活的丰富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