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风景慢慢掠过,我靠在车窗边,耳边的音乐时而清晰时而模糊,眼前的视野也时而清晰时而模糊。不知道时隐时现的啜泣声会不会淹没在周围嘈杂的环境里,也没有意识去思考周围人是否在好奇在讶异了,实在是撑不住。原来太多事情累积在一起,承受多了,会突然在某一刻决堤崩溃,而那时候的我,已经窒息到快要不能呼吸。

你就在后面,这是第二次一起出行,这么近的距离,却感觉好远好远。单曲循环,让自己进入另外一个世界,没有你,没有一切,只有我,只有内心深处。回忆一幕幕浮现,这一年多以来,你给的温暖。也许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有时候,你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每一次微笑都是我记忆匣子里的宝贝,也许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有时候,你的不经意,都是我莫大的珍惜。

我也想努力地假装自己很好,可是没想到最终还是忍不住,地铁上眼泪不断往下流。同伴们都不知道我的突然悲伤究竟是因为什么,就好像你站在隔了几个人的那个转角,我在隔了几个人的座位上哭泣,几步之遥却仿佛隔了好长好长的河,我的呐喊你听不见,你的心情我也看不见。

去教堂的路上,想要逃离的心情越来越强烈,看着你们走远,我转身离开。走在行人众多的街道中,我终于渐渐平复了心情,看着络绎不绝的路人,在我身边来来往往,孤独一人,静静地走着,仿若走过了好几个世纪,漫长的漫长,没有你的日子。

后来才知道你们在教堂前开心地拍照,看着你们留下的照片,我的心阵阵刺痛。所有的照片都没有我,悲哀的是我多么想留下的纪念,就这么消失了,甚至没来得及去多想一秒,时间过了,时光过了,好像与你的一切日子和记忆,也都过了,旧时光没有带着惋惜地离开,只留下无声哭泣的自己,缅怀在乎着的一切。原来,忧伤地跌落谷底的代价就是失去以后能够看到便微笑的记忆。是我亲手扼杀了这样的机会,又独自责怪自己。有些悲哀,原来能够来得这么无声无息。

小心翼翼地沿着好长好长的路走回来,知道你们已经离开,我便踏入了教堂,走着、坐着。一群人的行程,一个人的风景。坐在教堂里,看着头顶恢弘的建筑,缀着的灯,高悬的屋顶,安静地坐着,拿起圣经,听着教堂里的人在唱,歌声在教堂里回旋,旋进我的心。眼睛不再痛了,在温和的灯光下,我也看清了眼前的世界。脑海里还是一幕又一幕,竟然也清晰了起来。

那年冬天,你来到我的生命里。你说过的话还在信息记录里,你给过的温暖还在记忆里。知不知道,一遍遍地看着过去的点点滴滴是种多么痛苦的事情,却又是一种即使心痛也很幸福的事情。那时候的你,会时不时地关心我,发信息,打电话,那时候的我们,经常可以出去吃吃饭,喝个小酒,谈谈心。

还记得你陪着独自在宿舍的我聊天,让我不会害怕黑暗;还记得你来到我的宿舍,一起看电影一起嬉笑打闹;还记得一起散步时你认真地听我讲话微笑地一直看着我的眼神;还记得和你一起去过的小店,有着我们的两个人的记忆的小店,开心过、争吵过,后来居然好多都消失了,连回忆都带走,一点不留;还记得我们一起出去,公车上有你撑着我才有的疯狂;还记得义卖那天我跟着你走过的好多好多路,你的宠溺;还记得我们闹翻脸倔强地不回头走开,教室里,球场上,校道上,那时候一转身很彻底但不是永离;还记得你牵过我的手的那个晚上,微风拂过我泛红的脸庞;还记得你抱着我,吻我额头的那个晚上,安静的空气里心里的砰然……

一幕一幕的记忆在此刻清晰起来,很压抑,透不过气,也没有眼泪了,只是很想安静地坐着,期待这一切都只是恍然如梦。我挣扎过,纠结过,痛苦过,在梦里一遍遍地遇见,一遍遍地找寻。回头,看着那段时期留下的种种心情,在文字里那么透彻地悲伤,给自己太多的不欢不愉,皆是自作自受罢了。

我终究还是得回去,收拾好心情,会合。进去的时候你在看着窗外的树叶,我在看着你的背影。我微笑着,一如既往。我们接着接下来的行程,从默默无语到最后的回归。本来就是无需改变的现实,只是自己不小心把梦当成了真实,梦醒了,该清醒,也许仅此而已。一切如往常,便是最好的结局,于你,可能这是从未改变过的想法,而于我,又何尝不是。

回来的时候,靠着你,想着很多很多。以前,以后。想着想着,安稳地入睡了。这是第一次靠在你的怀里,也是我最后一次允许自己的任性。很温暖很舒服,但却是最后的怀抱,诀别的时刻。快回到的时候,在你把我推开以后,我差点倒下,却也踉踉跄跄地站稳了。我知道,这是最后的温暖了。眼睛闭着,眼泪早已消失,别了,我的梦。祝你和她,一切都好。

后记:

也许,最开始的时候,一停下来,安静的空气便会使自己不由自主地依然悲伤到尘埃里。听着每一首歌都仿佛是自己的心情,看到到每一段文字都容易对号入座地去伤心。偶尔触及到回忆,也会心痛,一刹那想要消失,陷入无边无际的伤感里,恨不得逃离,又无奈不能逃离。没有句号的结束,我想就这样默默地等一切云淡风轻。终是如从前,猜中了开始,却没想到结局。本就没法自己想象的结局,只能让时间携微风带来答案。

冬日如期而至,年年岁岁,物已不是最初,人也渐行渐远渐离,你的背影越来越模糊,我也转身,离开这个曾属于却不再属于的故事,一切继续,曾来过,正消失的心情随风远去,残留的记忆就让它定格在那个没有下雪的冬季。有过的一切一切,都莫过于,一纸空梦言不尽。千环万卷冷风独留。冷风也无情,卷落满地叶。最道是缱绻不消散,却不及一道荒唐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