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概就是从父母决定北漂的那一天开始的,那一年,我三岁,过程中的许多其实并没有什么记忆,只是后来听着父母说的工棚房,租的十平米,到后来的筒子楼,讲起那些事,才能回忆起一点略显辛酸的琐碎小事,于我而言,和生活的直面,是从初中开始。

没有北京户口的我,小学结束,便去了与北京相接的河北县城读寄宿初中,户口也从辽宁,转到了河北。即便我现在也不能理解为什么转向高考大省,父母当时坚持,要继续在北京上班并且能照看我,不能送回老家给姥姥姥爷带。高考大省的事,也是等到上高中,父母和我才理解的。去河北,大概是糟糕的决定了,但是这没有影响我的未来,想起这点,竟也有些骄傲。

当我在县城入学的那天,才真正开始了我六年的高考路。13岁,初一的我,懂得很少,也很幼稚,但是有一个想法从来没变过,我要考回北京,为了这个目标,苦也是甜。我准备好了预习资料,笔记本,和虔诚求学的心,但是看到的,是混乱的课堂,黄沙肆虐的操场,工棚房搭成的宿舍,学校的教学和管理都是糟糕的。北京学校的环境和理念与我越来越远,我很怀疑这样的学校能否带给我光明的前途,但我,依然保持了最顽强的姿态。没有人写作业,我依然写好,老师讲得少,就自己练习。直到两周后,父母来学校,看到食堂无人管理,宿舍没有制度,才考虑起了转学。父母来的那天,我至今都能记得很清晰,食堂的饭要抢,也没有人维持排队,桌椅也很少,我抢到了饭,也是已经大汗淋漓。爸妈在外面的长椅等我,我蹲着在椅子上吃完了午饭,并未抱怨抢饭辛苦,也没说环境多差,只想跟父母回北京的时候买一个当时有名的学习机,补一下自己还没有会的东西。当时爸妈大概都心疼坏了,但是并未多说,回去帮我办了转学。开学四周后,我就转学到廊坊市的一所寄宿初中,当时的我,终于又有了负责的老师,不遗余力的在帮助我们学习。尽管设施依旧很简陋,我也无暇顾及,学习占据了我几乎全部的时间。吃饭,课间,别人的休息时间,我都用来不断的学习,整理错误,追求满分。也许这些很多人觉得不屑,觉得虚假,可这真切的成为了我初中的全部生活。

三年,我以年级第一的成绩考入了河北衡水中学,衡中更是将我送入了北京的211大学,让我圆了儿时的梦。这样说起,我大概是很多父母口中别人家的孩子,是为自己挣了前途的那个孩子。但是,也只有自己知道,初中入学那天,别人对于转学生的嘲讽。一辈子都忘不了的初中教室旁的旱厕,自习的时候其实是味道很大,当时大概都无暇顾及了。也记得阴冷潮湿的宿舍,记得夏天生的疹子和冬天脚上长的冻疮,记得很多个不眠之夜,也记得大腿生了脓包后只能站着学习的疲累。至于衡中,那便是另一个故事了。这样的经历,让我进入大学的一刻,多了很多踏实和对以后的信心。我踏实,因为这每一步都是扎实的走过,这成果是丰收般的喜悦;我自信,因为我敢于克服困难,不屈不挠,永不放弃,这必将让我我走的更远,更好。

学习也好,生活也罢,苦和累,都是自己尝下,成功的喜悦也是自己有最深切的感受。父母只能送我们一程,老师只能扶我们一把,朋友兄弟多是过客。今天在别人眼里的成功,光鲜夺目。前路漫漫,只有你知道,这是你的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