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身处在一个大环境里,无可避免的去接触周边的人。每一个人都是害怕孤独的,每一个人也都是自私的。经历过的事情越多,双眼渐渐麻木,已经分不清真心还是假意。我全心全意的付出,换来的只有冷淡与猜忌。人倦了,心累了,当我决定收回真心时,才发现它已满目疮痍。

遥远的记忆已然模糊不清,现只有眼前事与大学生涯能谈论了。当我褪去新生的身份步入大二年级时,我成为了新生的学长辅导员。新生的入学时间比我们要晚,因为要留时间去准备接待事宜。我记得当初为了迎接他们,难得的化了个妆,只是在忙忙碌碌中,被汗水给冲刷了,但我依然热情高亢,我希望我的热情能稍微融化孩子们对陌生环境的恐惧。

为每一个学生办理着入学手续,我丝毫没有觉得疲惫,看着他们那稚嫩的脸庞,莫名觉得有些欣慰,甚至为自己感到骄傲,我将带领这些孩子度过他们的陌生期。于是我给自己定义了一个角色,知心大姐姐。然而,我忘了我另外一个身份,学长辅导员。这个职位说简单点,就是新生的小保姆。

新生入学办理是有时间规定的,当天我负责的班级有个学生来的很晚,他的行李放在了行李招待处,可当他办理完手续却发现行李箱不见了。在陌生的环境里,我是他唯一的依靠,我发了一条消息在朋友圈,希望在校的同学能帮我留意一下,消息的内容包括了时间,地点,丢失的物件以及联系方式,与我共事的其他学长辅导员们转发了我这条朋友圈。然而不到几秒钟的时间,我们就被投诉了并且言之凿凿对我们说我们在污蔑他们。大致意思是:行李丢失的时候,行李招待处的管理人员已经下班了,我们发布的地点已经侵犯了对方的权益,这是在指责对方人员的失职,必须将这条消息删掉,不要让莫须有的信息导致他们被老师指责。我只好做出解释,然而却没见有什么效果,对方直言说我们在质疑对方的工作。我无法辩解,只能将这条消息扼杀在摇篮里并赔礼道歉,说我们也是无心的,并非针对,只是想帮着遗失的孩子找回行李,对方表示理解。在晚些时候,有人打了我电话,由于一天没吃饭又遇到这件事情,心里委屈,便给挂断了。人家又给我打了一个,我当时还要给晚来的新生办入学,便给挂了。正当新生填写资料时,我得空翻了手机朋友圈,看到一条朋友圈写着她给我打电话,帮我找回行李,然而我全给挂断了,当然词句并没有多友好。我赶忙回电话,即便知道人不在面前,依然点头哈腰道着歉,对方态度挺好,也表示谅解。我将遗失同学的联系方式给了她,让他俩自行处理。然而当我办完手续,准备回去吃饭时,又发现人家发了条朋友圈,言辞依然不是那么友好,主要还是挂电话以及那遗失同学的态度另她觉得,她帮助了别人却并没有受到尊重而气氛。我又在下面评论道歉,然而这次似乎并没有得到谅解。共事的同学为了此事与对方进行了深入的交谈,然而讲了些什么我并不清楚,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是我在办完事情准备回宿舍的时候,发现与我共事的某些学长辅导员聚在一个地方并对对方的行为进行痛斥,那时候已经是晚上近两点钟了。他们边说边抽泣着,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只能默默坐着听着他们讲:你都道歉了,对方还这么不依不饶,这也不是你的错啊,咱们现在被人踩在脚下……后来我从朋友口中得知,因为这件事情,我成了对方群众的眼中钉肉中刺,黑名单头一位。因为这件事,我一个人找了个无人地,边哭边与朋友连线吐槽。我并没有去询问遗失同学到底跟对方讲了什么,我觉得事情就这样过去吧,人家找到就好了,有什么压力,我顶着就行。

那一个星期,我一下课就跑这儿跑那儿的忙碌着,一个星期不到的时间我掉了8斤,体重也突破了历史新低。在忙着资料的同时我还得顾及着孩子们的生活,当我实在管不来时,我找了个帮手,有她在我放松了不少。说心里话,我当时确实比较依赖她,我从她身上找到了我自己没有的那种气场。也正因为这样的气场与我的依赖,让她在孩子们心中的形象变的不是那么的友好,这也为她后来成为班干却讨不得好奠定了基础。当我度过了忙碌期,以为终于可以休息时,我发现我负责的班级出现了两级分化,也就是男生扎一堆,女生扎一堆。单个人拿出来我绝对相信他能敌千军万马,但当他们聚一起时,我发现就算一阵风,都能将他们吹散。我觉得介入孩子们的生活太多,会适得其反,所以我基本不干涉他们的交涉。却没想他们自然发展会发展成这样。我就想把班干选出来,让他们自己组织活动,带动班级,稳固军心。但当班干选出来时,这种情况更为明显。更有甚者,部分人已经对有些人产生了厌弃,还有对我不负责做法的谴责,因为我的存在导致他们集体不合。听到这个说法,我真的很伤心,浓浓的悲哀与失落围绕着我。

我为此找了部分人进行深入了解,她告诉我一句话:你太贪心了,你想用你的一颗心去换全部人的心,但谁又知道,你分的是否平均。是呀,我太贪心了,我以为我对他们的好,能换来他们对我的支持;我的贪心,导致孩子们与班干之间的分裂。竟然如此,那我将我的贪心收回,可那些责备心却填补了贪心的创口,永久弥留。

起初怀着交朋友的心态去尝试了这个项目,热情澎湃的充当着引路人到后来情感麻木的机器人,这是一场没有鲜血的争夺,而我不是那个赢家。当在路上打招呼时,感受到他们的热情,看到他们的笑脸时,我无法得知是真情还是假意,于是我选择了逃避,选择了保护自己。

说来也奇怪,我并不后悔去参与了这件事情,因为它让我的大学生活焕发出不一样的光彩,是我读书生涯最浓重的一笔。也让我认识了自己的不足,让我的心得以喘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