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日子微博上“韩国女艺人崔雪莉确认死亡”的消息引爆朋友圈,而被大多数网友接受的死亡原因便是——抑郁症。

抑郁症,这个词在近些年来并不罕见。统计显示,全球有300000000抑郁症患者,而这只是大数据下的冰山一角,因为此外还有许多人身患抑郁而不自知或是羞于告诉他人。尽管数据如此严峻,它仍不被重视,每年因为抑郁症而自杀的患者依然不在少数。

我与抑郁症距离最近并开始意识到它的可怕,是在大一那年。

从高中到大学的生活习惯转变之快,往往会令人手足无措。有些人对环境的适应强,很快便融入到新的集体生活;可有些人并没有那么幸运,他们迷失在新的人际关系里,犹如在黑夜里跌落大海,只剩下丧失方向后的恐惧感。我的室友小轩便是如此。

小轩是我们班的学习委员,成绩优秀,正义耿直。我们班级的考勤情况由她负责,众所周知,大学里的考勤与期末成绩直接相关,与奖学金直接相关。因此,她手上握着全班同学的“生死大权”。

事情的导火索总是悄无声息地发生,无人知觉。那天中午一起吃饭她全程默不作声,吃着吃着她开始默默掉眼泪,吓了我一大跳。我不知所措,但我知道倾诉往往可以减少痛苦,于是我鼓励她讲出来。

她跟我说,她觉得班上的同学不喜欢她。那天她点名,有位同学缺勤,小轩没有包庇记了那位同学的名字。对于这件事小轩耿耿于怀,内心十分挣扎。我开导了她很久,待她平复心情后我便离开了。我以为她会像多数人一样,睡一觉第二天就好了。

坏情绪就像是雨天,多数人在雨天感到阴郁,但是雨天过后心里便会升起彩虹。可抑郁患者不一样。雨天来临之后便一直是雨天。

自那天之后,小轩常常夜不能寐,食之无味。那段时间,她整个人都异常憔悴,从小乐天派的我理所当然地认为,没事,她过两天就会好了。可是我错了。几天之后的某个晨读课,她在我耳边说“冰冰,我觉得我活着太没有意义了,我想自杀。”听到这句话的那一刻我开始意识到,这是一件特别严重的事情。她告诉我,她常常觉得背后有人在骂她,说她的坏话,所有人都不喜欢她,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相信她。所以晚上睡不着,饭也吃不下,不敢告诉别人自己的状况,如此恶性循环。

我鼓励她,不停地开导她,并寻求辅导员的帮忙。第二天我为她预约了学校的心理医生,想帮助她走出困境。在做了三次心理辅导以及我的多次谈心之后,她开始有所好转,不再把所有事情憋在心里。可我看得出来,她对所有人依然心存芥蒂,不能坦然地打开自己的心。在事情的最后,她还是休学了一年。

自此,我明白抑郁症是一种情绪障碍,是一种疾病。若是生病了就需要看医生,需要吃药,需要治疗。抑郁症也一样。在面对抑郁患者,我们需要更多的耐心来照顾病人,他们不是矫情,他们只是心里生病了。而身边的人对待抑郁患者的态度就是最好的药。他们需要鼓励,需要你的帮助,你的一句话可能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但是也可能是他上岸的救命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