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妄想给我贴标签近期,看到新闻有这么一条:“低欲望群体正在崛起!”我第一反应就是否决。我不是低欲望者,我只是比其他人慢而已。什么是低欲望群体?不买房,不结婚,不生子,不消费的群体。这个名词将被冠在一群人身上,这种标签将被冠在正在奋斗的人上。人类这个种族,与生俱来的就是欲望,欲望支撑着我们前进,探索,发展文明。个人的欲望分为精神和物质的索求。仅仅凭着物质欲望不能狭隘的定义和否定奋斗的青年人。“做一个幸福的人,有爱情,有事业,有梦想!”这句话基本上可以广泛的定义人类的欲望。面对这种突然而来的标签,我想说不,别妄想在我身上贴标签。2012年,“屌丝”这个词突然流行。百度百科给出的诠释:某一群体粉丝自称,无讽刺意义。实际上经过网络流行以及信息爆炸,人们广泛的理解为:屌丝泛指从农村进入城市的青年,因为在城市中刚开始的奋斗的青年是买不起房和车的。那一年,我刚上大一,正好是一个从农村进入城市奋斗的青年。那一年,我风华正茂,觉得天下我有。那一年,我认为自己不比任何人差。还是那一年,我19岁,我理解了穷富这个概念,我觉得这个词语很形象,但我不喜欢,甚至第一眼就是讨厌,总觉这是一个不好的标签。2012年,农村户口有近7亿人,这里面有几千万青少年,我不知道有没有人因为这种标签,降低了自己的成功期望。我只知道,我有,我满脑子都是出人头地,买房买车。我还记得,我的梦想是做一个厨师,初中时,哥哥要做饭,妈妈就让哥哥做个西红柿鸡蛋汤。那一次不知道怎么做的汤,汤味又鲜又浓,一家人把一锅汤喝的干干净净,我这个从不吃熟西红柿的人,连喝了三碗。哥哥再也做不出这样的汤,母亲也没有做出来过,我就悄悄发誓要成为一个可以把西红柿鸡蛋汤做出让人回味无穷的厨师。2020年了,我有了房也有了车,理智消费,谈了两个女朋友,做了几次生意,大挣过,也赔的爬不起身,时光荏苒,我唯独忘记了自己的梦想。父母前几年还催婚。这几年越来越少的谈及我的婚姻问题。从发小结婚的两万彩礼变成了现在的房和车,还有所谓的行情十八万,这成了地方俗约。前段时间,大学舍友康子结婚,小五线城市一套房,首付15万,贷款43万,彩礼若干,结婚成本70万。“从此尽量不生病,努力工作,好好挣钱。”康子脸上没有人生大喜的笑容,只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惆怅。我们都在努力生活,相信明天更美好,也相信一切都会变得好起来。时隔八年,看到“低欲望者”这个标签的出现,我突然出现了一种愤慨。随着城市化趋势越来越明显,生活节奏越来越快,房价高昂,各种标签攀比纷飞,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都在城市中奋斗,寻找自己的人生路。很多年轻人在城市中,辛苦努力,起早贪黑,只为一套房而奋斗。突然出现了“低欲望者”这个词语,说年轻人不结婚,不生子,不买房,不消费。不结婚,是因为婚姻成本太高,很多青年是一人结婚全家背债,天价彩礼层出不穷,买房买车结婚,攀比成风。不生子,是因为一次孕检花半个月工资,学区房培训机构蔚然成风,教育成本越来越高。随着社会的发展,个体的追求越来越强烈,血脉流传慢慢的淡漠。中国发展太快了,从半殖民半封建发展到现在的高度文明,只花了二百年,越来越多的人都在追求自己人生的成就感。“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这句话迅速流行网络,正说明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越来越关注自我,这也是长久在城市中压抑心中欲望的一种自我期盼。不买房,这个梗伴着很多人成长了很久,房价成了全民每年关注的热词。很多人发现挣一年的钱可以租三年,五年,十年的房;反之,挣三年,五年,十年的的钱才能付个首付。房屋中介动不动百亿市值,从事房屋产业链的人群达到了几百万,房价已不是一个行业,成了国民经济支柱,房价不敢降,几百万几千万贷款买房的人会一朝回到解放前,十几年几十年的辛苦都会化为乌有;房价不降,很多人买不起,放开二胎,就是增大市场。说起不消费,是因为生活成本越来越高,人的智慧也在进化,理智的年轻人越来越多,合理消费已贯穿青年人身上,AA制越来越流行。网络的发展,信息的迅速,都将各种代理不停的挤压,也给很多人更多的选择,品牌化愈来愈大。生活在社会基层的年轻人,都在一步一个脚印,慢慢的行走。不是没欲望,是比别人慢一点,是比别人更能压制自己的欲望。董明珠1990年进入格力,开启了自己传奇的人生。在我看来人人都是董明珠,只是比较慢而已。我不希望这个标签的出现,让刚刚进入社会正在迷茫以及奋斗的少年去看见,从而把这种标签发展成一种符号,像蜗居,像蚁族,从心底对自己产生一种不认同。你们是祖国的未来,相信自己,学会自我思考,拒绝这种标签,风华正茂的你们是那么骄傲,那么优秀!在这个社会大发展的时代,我就是我,一个独立优秀的个体。这种标签的再次出现,不知道会不会降低那些正在奋斗的年轻人,对于成功的期望值。但你的努力,时光看的到,自己享受的到,爱你们的人都感受的到。我只是想说:别妄想在我身上贴标签。我想结婚,想买房,想买车,想消费;我只不过是一个走的比较慢的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