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来讲我的初中同学,是因为他是我们班最努力的人,没有之一,是个明明很努力,但结果总的差强人意的人。   

每天早上五点多起床,进教室看书做题。校园沉寂着,黑暗着,只有一间教室亮着执着的光。柔和的日光灯下,他奋笔疾书的身影孤独得像个侠客。  

课间休息时,他的屁股就像是粘在了座位上,沉浸在题海里的他,绝不会像我们一样谈笑打闹。放学时,他飞快的去食堂打了饭菜,回到教室,边吃饭边看书,好几次险些把饭喂到鼻孔里。下晚自习熄灯后,他也常常在被窝里打着手电看书到深夜。   

他在学习上表现出的意志力之坚定和自制力之强大,无不让我和同学们佩服,恨不得分分钟献上膝盖,赞他一声“牛逼!”。可这话我们实在说不出口,谈到他,我们只会替他惋惜长叹。因为,他真的很悲情。   

他的悲情就在于他的付出和回报完全不成正比。不是说书山有路勤为径吗? 不是说天道酬勤吗?为什么他的成绩始终徘徊在班级的中下游?我们细致的观察过他,试图帮他找出原因。   

我们发现,他好读书,不求甚解,课本翻来覆去,看了几十遍,记得烂熟,可一些关键的公式和定理,他并不理解其内在含义,自然也就谈不上合理运用。他做题很快,平时刷题也很多。一套理综试卷,我们这些正常人一般至少得两小时左右才能做完,他这个变态只需要一小时,但正确率实在是惨不忍睹。我们好奇,他,就不能慢点做,仔细想想,认真演算吗?他自信一笑,这种题型,我做过很多遍了,看一眼就能出答案。   

我们更纳闷了,那你为什么又做错了呢?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这题和我做过的大致相同,但有点变化,我没注意。我们好心劝过他,理科重在理解,盲目刷题是不行的,要做一道会一道,弄明白题型,举一反三。他含混应答,知道了,知道了,转身又投入了茫茫题海之中。   

中考后,当我得知他只考上了一所不知名的普通高中,我没有意外,但我又有点难过,为他的努力,也为他的瞎忙。你能说我的那位初中同学不认真努力吗?他在学习上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付出了远超旁人的努力,可最终的结果却并不如他所愿,他的努力并没有成为他的救赎,他终于还是沦为了平庸的大多数,我相信世界上有许多的人都像我这位同学。   

努力是没有用的吗?   

当然不是!我们生而平凡,不用一生来抗争,不拼尽全力,我们靠什么改变命运?靠什么改写人生?靠什么实现逆袭?那他的努力错了吗?努力也会错吗?   

当然会!我们总是用战术上的努力来掩盖战略上的懒惰,用努力来标榜自己的付出,用努力的表象来为自己的平庸脱罪。   

这位同学填鸭式的填充知识,求量不求质,违背了理科学习重在理解运用的基本规律,选择了效率低下的学习方法,又怎么能在学业上取得长足的进步呢?   

当我们努力的方向错了,方法也不对时,我们自欺欺人的努力,不过是在瞎忙而已。曾有心理学家将我们的学习提升划分为三个区域:舒适区,学习区和恐慌区。   

舒适区是我们业已习得的知识技能,学习区是我们努力跳起来才够得着的高挂枝头的苹果,恐慌区是我们目前遥远的仰望和未来美好的愿景。长期待在舒适区,不过是在日复一日的重复过去的自己。勇敢跳出舒适区,涉足学习区,才有提升自己的可能。   

我的这位同学难道不知道多思考比多做题更重要吗?他知道,但他不愿意改。因为他习惯了,习惯了如此低效的学习。习惯具备惯性的推动力,你毫不费力的就可以被习惯驱使着行进。他习惯了飞快的刷题,这种种习惯就是他的舒适区。   

待在舒适区里努力,可以营造一种我很努力了的假象,也能给予自己关于平庸现状莫大的心理安慰。只是,固步自封于舒适区,自我提升就成为了一种奢望。所以,刷了那么多题,他会做的题目并没有因此变得更多。毕竟,重复性的努力,只能让你更加熟练;创造性的努力,才能使你变得非凡。   

这位同学想必也明白自己的症结所在,那么他为什么没有试图改变呢?因为在学习区努力,实在是太难,太别扭了,那就好像是拿着一把刻刀,一下一下的雕琢自己,修枝去叶,去芜存菁,臻于至善。   

努力得舒服,自然平庸得彻底。溺水的人,要逃出生天,一根稻草也救命一样抓住。你的努力近乎挣扎,你的成就才对得起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