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要讲的是我的奶奶。我的奶奶就像天下所有90后的奶奶一样,重男轻女,特别是我又处在广东这个高危地区。我奶奶生了四个儿子,我爸排行老三,本是处于不大不小的尴尬位置,应该最受忽略,但是我奶奶却最疼我爸,每次我爸要出远门,总会塞钱给我爸,我爸也习以为常。大概在父母眼中,不管孩子是否成家立业,都习惯性的把自己的孩子护在翼下。我的父母是经过人家介绍认识的,那时候也不兴自由恋爱,觉得彼此合适就结婚了。结婚4年,我奶一直都不待见我妈,经常在背后说我妈是不下蛋的鸡,因为我妈头两胎都是女儿,很不巧,我就是没人疼的第二胎,那时候计划生育打压的严,我爸妈还想博一把生个男孩子,就想着把我送人,但在最后一刻,我妈又把我抱了回来,其实我很感谢妈妈留下了我,不然我也不知道现在的我又是怎样的光景。幸运的是,在生下我的第二年,我妈终于生下了弟弟,奶奶立刻改了嘴脸,主动帮着我妈带娃,我妈也就享受了一把坐月子应有的福利。后来,我妈要跟我爸一起去工作,带娃的重担就交到了我奶奶的手上。

打我懂事起,知道东西的好孬后,我就知道我们家的条件很不好,奶奶经常用空心菜做汤,几条空心菜加上一瓢水便是一锅汤,我就经常用点菜汤捞饭吃,其实我知道家里还有鸡蛋,但我不敢出声,那都是留着给弟弟吃的。有时候我觉得我们三姐弟很奇怪,我跟我姐就跟小豆芽似的瘦不拉几,弟弟却拥有一身厚实的肥膘。每次跟弟弟吵架打架的时候,奶奶总是不由分说变护着弟弟,我弟也很嚣张跟我们说:“我是我们家唯一的独苗苗,你们女的就是赔钱货”。还有一件事就是,我好不容易存了两毛钱,就拿去交给奶奶保管,因为奶奶说,有钱她帮我保管,在我要花的时候就给我。后来,班里突然很流行魔鬼糖,吃了舌头会变色,变成红的,黄的,紫的,绿的,那时候觉得好酷,就非常想要,魔鬼糖一毛钱可以买两个,我心里盘算了下,觉得跟奶奶拿一毛钱就够了,就跟奶奶说要钱花,可能那天奶奶心情不好,或者是带孩子带得心浮气躁,当着我的面把我给她保管的那两毛钱撕了,大骂我钱心肝。其实我知道这个画面给我留下了阴影,不然我也不可能会记得那么清楚。

我就这样开始慢慢长大,随着长大,我心里对奶奶的抱怨反而开始消散了,因为我永远忘不了,奶奶每天送我上学的场景,还有放学后接我回家时从怀里掏出两个热气腾腾大肉包子,那香甜的气息我到现在还记得。也许奶奶在有些事情上确实有失偏颇,但是那颗疼爱孙子孙女的心永远也掩盖不了。后面随着奶奶岁数渐长,奶奶开始迷信神鬼之说,经常问我,“奶奶死后会下地狱还是上天堂”,那时候我还小,但是不知为什么每每听奶奶说起这个我就想哭,所以我就一个劲儿说肯定会上天堂,而且奶奶还那么年轻,日子长着呢。这时候奶奶就会露出笑容。读完小学我就升初中,进入我的住宿生涯,所以跟奶奶见面的机会就少了很多,我就周末回一次家,然后顺道去奶奶家看望奶奶,这时候我奶奶总是很高兴,拉着我的手,跟我说家长里短的,在我要上学的时候,又给我一百块,让我在学校吃好喝好。每次我都推脱,后面我很怕奶奶又塞钱给我就很少去看望奶奶了,因为我希望奶奶能把这个钱用在自己身上,而不是自己还穿着那件破烂的背心。谁知,奶奶却因为我这个做法而对我产生了嫌隙,并且把院子里我喜欢的花草全部拔光,只留下光秃秃的土地。我知道后,不知是产生了逆反心理还是怎么样就更少去奶奶家了。后面考上大学,就只有寒暑假才回去了,奶奶黑中夹白的头发慢慢全部染白,我知道我应该经常去看望奶奶,但是每次看了奶奶后,她翻来覆去就问我,“上大学要多少钱”“够不够钱花”“女孩子读了书也没什么用”“你爸赚钱不易,不要老是跟你爸拿钱”诸如此类,说得我的耳朵都快起茧子了,慢慢的在我的心里就留下了那么一个观念,奶奶对我好全是因为我爸,而不是单单就想疼我,就开始对回老家看望奶奶这件事产生了抗拒。再后来,一天晚上,我正在和小男票压马路的时候接到我妈的电话,说我奶去了,那时候我突然觉得四周都好安静,我就嗯,告诉她我明天就买票回去,静静的就挂了电话。然后我就把这个事情告诉了我男票,心情和语气都很平静,却不知道怎么的,眼泪就这样流了下来,接着就开始大哭,我后悔了,后悔之前我的所有行为,所有不成熟的表现,总以为剩下的时间还很多,再过两年自己可以光鲜的回到奶奶面前,告诉她自己找了一份体面的工作,经济已经独立,并且可以照顾她,但是现在,所有的幻影都破碎了。

以上就是我跟我奶的全部故事,愿大家都能多陪陪家里的老人,不要白白留下遗憾,造成自己一生的悔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