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了几部关于原生家庭的电视,讲到了亲子关系我感同身受,《都挺好》中的苏明玉和妈妈,《欢乐颂》中的樊胜美和妈妈,都是母亲宠爱儿子却对女儿索求无度,亲子关系中女儿频频受伤。而我也就是这么一个类似经历长大的女孩,如果加上戏剧化色彩的渲染也可以上演一部电视剧。

经过时间的涤荡,我的感觉慢慢淡化,把那些伤害深深压抑下去,殊不知这些伤害并没有自动消失,而是藏在潜意识深处,一旦有外界的刺激就会被激发出来。幸福的童年受益终生,不幸的童年,终生疗愈。

妈妈打电话忧心忡忡和我说了她不舒服,我周末抽出时间陪妈妈去看病,一路上她和我抱怨,我认真听完想到了解决的办法,后面才发现她对我的建议不太关心,她更多的只是想有个听众,宣泄心中的苦与痛。我能感觉她的无奈,我却只是理智在分析问题。

初中那会我经常生病,我妈除了怪罪我为什么要生病之外,就觉得我又要花钱了。我在学校忍受着痛苦,他们无从知晓,后来我承受不住请假回家,除了情况说明,没有再多问。后来我让我爸带我去看,没检查出来太大的问题,他们觉得我矫情。我心里在控诉,他们为什么那么对我。或许就是这无心的伤害慢慢在我的心里筑起了高墙,没有去搭建心灵沟通的桥梁。

我妈是急性子,我和她刚好相反,检查结果一个小时出来,我和她说我们一个小时去拿,她半个小时就去问,我不自觉流露出不耐烦。后来过了十多分钟确实可以拿,早早做完了检查。那一瞬间我发现我错了,以前我把他们流露出来的情绪当作伤害,我依然也会不自觉中流露出负面的情绪。周围的人穿梭流动,我全然不知,似乎时间停止了。原来一直都是我的执念让我强迫性重复承受伤害。我内心固定不变的的标准越来越固化,越来越狭隘,变成一个固定长度的尺子,用这个尺子去丈量别人。

当我遭遇挫折的时候,我就无意识想那些伤害,然后默默流泪,像是打了麻醉一样,慢慢失去知觉,再哀叹为什么命运不公平。此时的我感觉隐隐之中看到一个蜷缩在角落里受尽委屈的小女孩,因为害怕再次受伤,迟迟不愿向前一步。我现在应该去拥抱这个受伤的内在小孩,让她感受到温暖,勇敢一些去成长,多角度看问题,放下狭隘,担负起自我疗愈的使命,而不是永远把伤害当做不想长大的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