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是一个在封建社会中成长的老人,她重男轻女的思想十分地严重,这样的思想已经深入骨髓了。前些年跟外婆的关系十分友好,那时自己常常逗外婆开心,也算是得到了外婆的喜爱。

以前的我,总认为外婆跟别人不一样,觉得她疼爱孙女,定不会是重男轻女的人,所以那时的我总会对外婆有赞赏的目光。直到小时候的某一天,母亲从家乡回来,带了很多好吃的,母亲对弟弟说:“这些好吃的都是外婆叫我特意带给你吃的,都是你爱吃的”,母亲突然发现我也站在旁边,尴尬地说“你也可以吃,外婆说是给你们俩吃的”,见我不说话,母亲接着说“外婆很疼你的”。那时候我选择相信母亲说的“外婆很疼我”,因为双鱼座的我,宁愿相信童话,也不想面对残忍的现实,即使我的直觉告诉我,“外婆没那么疼我”“外婆重男轻女”……但我还是会选择相信她爱我,毕竟对于我这种从小缺乏关爱的人来说,有人爱你,已经不容易了,可你要告诉我这是假的,对我打击太大了。

后来的后来,有太多太多的事,让我决定面对这残酷的现实,比如外婆来我们家,永远只叫我干活,即使姐姐在场,也只叫我一人,每每我手头上的事还未做完,外婆就会催我去帮她做下一件事,好不容易干完所有活的我,累得躺在床上,刚躺下,外婆又开始叫我做事。有外婆在的日子,母亲也不再掩饰她的重男轻女了,与外婆一样疯狂地叫我一个人做事,我连抱怨都会给骂,那时候整个家都回荡着我的名字,以至于在家的那段时间,我对自己的名字产生了恐惧,不管是谁叫我,我都会特别害怕。

被外婆和母亲挥之则来,呼之则去的日子,我过得特别疲累,所以那天外婆叫我干活,我的脸色很不好,母亲当天晚上找我谈话,母亲说外婆一把年纪了,我对她臭脸,外婆会以为我们不欢迎她,母亲还说外婆叫我干活,是爱我,是疼我的表现,这次我选择相信我自己,因为我自己看得很清楚,脏活累活外婆第一个叫我,但是一有好吃的,永远先叫弟弟,如果我没有出去吃,那么外婆也不会叫我去吃,等弟弟吃剩了外婆才会叫我。到了饭点,弟弟没有出来吃饭,外婆就疯狂让我们去叫弟弟吃饭,可是姐姐和我如果到了饭点没去吃饭,外婆问都不会问一句。而每当这时,我质疑外婆对我的宠爱时,母亲都会来告诉我“外婆爱你”。爱吗?或许在我逗她开心时有过,但其实并没有那么爱……

曾经问过外婆,母亲为什么重男轻女,外婆说“你们家就这么一个男孩子,换做是我,我也会很宠”。我也明白,外婆跟那些重男轻女的人没有什么不同。母亲总说外婆多么地疼爱我,如果她真的爱我,为什么骂我时,用着最恶毒的话语,又为什么我说了几百遍我不爱吃这样东西,她还是会夹到我碗里,而弟弟爱吃的东西,她会整盘端给弟弟吃,却不理会我伸在半空准备夹那道菜的手。而跟我关系没那么亲密的三姨妈,却记得我曾经在她面前不经意提过我不爱吃的东西。当外婆又要往我碗里夹我不爱吃的菜时,三姨妈制止了外婆,告诉外婆说“她不爱吃这个,你别总是夹给她”。那一刻,心里暖暖的。你看,说得再好听,都不如真的做到来得实在,所以,请不要再说您有多爱我,因为谎言总是会露馅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