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这种喧闹之间的安逸,觉得时间有快有慢,交替隔离。—题记

人在时光的轮回里走着,踱来,踱去,寻找着曾经的脚印,期盼着从那一光年的宽度里,看到回忆的影子。再看一次韶光星星落落的斜洒,再走一回同样的脚步,场景,心境,忽然之间,就会闪回多年前的那个画面,总想着,把人生倒回去重新过一遍。

“丈量一段旧时光,裁成合适的模样。”一句曾经朗朗上口的歌词,如今咀嚼,是五彩斑斓,或是黑白一色,都在时光的过渡中,变得可爱了,那天真无邪的纯粹,感觉依旧。那阳光炽热下的奔跑,那大雨滂沱下的伫立,四人围坐而成的篝火晚会,栽倒在草丛间的嬉笑,蝴蝶,蜻蜓……亦或是难复曾经的笑声,都如柳絮绵绵般,堆积在路口。在那个名为“毕业”的路口上,嘻哈着挥手道别,互相交换手机号后,从此就各自淹没在茫茫人海之中,成了难以逾越的心伤。时间不过是围墙上斑驳的阴影,消磨了多少青春时光来勾画,耗尽了多少童年岁月来描绘,只为围墙上留下我们曾经来过的痕迹。一场风雨,一次日照,一次小小的惊艳,倏地,跟在时光岁月的后头,改变了形状。行数叠加,粉笔印记?哦,早已是不知去处了。多年后的擦肩而过,你还会记得我吗?那个只到你肩头的小小少年,如今已长大,你是否还会拍着他的头,没心没肺的笑着。琐碎的回忆,总是如此苦涩又甜美,交替隔离的岁月,最终,你依然是你。

知远曾言:“人们不倾听内心的渴望,回避孤独与焦虑,身在通行的规则背后。但人们也终究会发现,这种生活,其实不值得一过,你越回避自己的内心,越茫然无措。”小书桌上翻来翻去的旧照片,页面早已泛黄,边角的日期也模糊不堪,在捉弄,在迷茫,曾经的曾经,终归会过去。

思归无法避免,就像是漂泊他乡的旅人,总会痴缠地思念着过去的一切,亦是难以转嫁的。如果要真正了解内心,就只能学习习惯一个人的生活。每个人对孤独都有自己的看法,也会因孤独而长大,它更像是一颗钻石——由无数反射面组合而成的珍贵。它能伴你走过很多美好的岁月,也能反射光芒照亮你如今昏暗的内心,让你心生剔透,重新拾起成长的甸甸包袱,抛开孤寂,不惧任何磨难。

“总盯着过去,你会瞎掉一只眼。”灰色的画面终是抗衡不了现在的生动,拘束的回忆也难以换来如今的自由,即使灰烬深处有余温,身边的温暖如今也可以稳稳地照亮你的前途。今日份的成长也许仍迷茫,前方仍然一片雾气,但有阳光穿透,它满是暖意。

把彼此安置于安全的位置,小心保护,无论外在撞击几何,时光总会凝结成最坚硬的核,“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既是回忆,就把它好好安置在时光的角落,在孤独时拿出,聊以自慰。但总应抛开回忆,在这有快有慢,交替隔离的俗世中,学会成长,学会一个人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