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体的多样性注定了我们生存在这个世界上要面临冲突,不同的是我们对待冲突的方式。

  战争是一种显而易见的冲突。回顾历史上的战争,我们可以发觉,政治高层可以轻易地发动战争,如果他们真心地想要战争。导火线可以是和战争原本目的相悖的任何一件小事。借用政治课本里的语言“国家利益是决定国家关系的主要因素”,我认为人际关系也有相同之处,毕竟国家是由“人”这个群体组成的。而国家相对于个人所牵扯的利益群更大,因此战争这种冲突所带来的代价是难以弥补的,且是双败的。

  人亦如此,从宏观的角度来说,人可以是十分渺小的,一场大的群体冲突很容易让个人丢掉生存的成本,甚至生命。从世界史的发展来看,人类文明不乏战争之时,但大多数时间从总体上看是以和平稳定的方式发展的。追溯到最近的通盘战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几十年里,和平与发展成为时代的主题。这一主题成为主流并非偶然,随着科技的发展,冲突带来的代价越来越高,在未来的某一天,若存在第三次世界大战,可观预测人类文明将受到严重打击,甚至灭亡。寻找和睦相处的方式显得尤为重要。

  人是感性理性参半的动物,不同于国家。国家可以通过人这个群体的力量计算出利害得失,广纳良言,过滤掉负面的东西,当然这也取决于国家的开放程度。人们处理人际关系时会不可避免地存在某些问题,有些问题会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还可能引起蝴蝶效应,当然对于不同的人影响程度会有不同。

  首先,我们应该尊重人的独立性,尊重他人的价值观,追寻平等的原则。当然我写的这句话也说明了我想通过文字教化正在看文字的你,我企图改变那些与我意见相悖的人的态度。你不同意我也没关系,我尊重你的保留。但这就是一个简单的事例,文字是一种文化渗透,在你决定不接受我的价值观之前你已经先入为主的接受了另一种价值观,因此你才会反对我,但不可否认的是,我在影响着你。

  这完全基于你做什么样的选择,成为什么样的人。而“什么样的人”算是我粗暴地处理人的类别时所用的术语,这种粗暴是我在了解一个人之前就武断地给那个人贴上了一层标签。因此我姑且称“什么样的人”为世俗化的、过时的言论。

  我相信这种想法已经体现了包容的内涵,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会失去独立性,我们可以做到坚定自身信念的同时,不对他人的信念进行攻击,从利益角度来说,你的信念不会因为“攻击”的行为更加高尚,反而由于缺乏包容性而显得更加丑陋。

  当然你的包容性不一定会带来正向反馈,比如有些时候你会接收到毫无理由地挑衅,有些人在找你的trouble,这时的你也需要适当地秀出你的獠牙,这并非是不尊重,也许这对于挑衅者来说正是一种正向反馈。这些挑衅符合竞争的机制,只不过出乎于一些人的意愿,但还有一些人享受这种竞争,因人而异。

  因此“包容入世,坚定出世”不妨为一种处世良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