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喜欢释迦牟尼说过的一句话:“无论你遇见谁,他都是你生命该出现的人,绝非偶然,他一定会教会你一些什么”。所以我也相信:“无论我走到哪里,那都是我该去的地方,经历一些我该经历的事,遇见我该遇见的人”。

我和他是相遇在一个本不该相遇的时间里,那是去年的秋天,在一个交友的网站上,我无聊的倾诉着考研的烦闷,突然一条好友打招呼的信息跳了出来,一般来说,我是不会点的,那个交友的软件只是一个没有熟人知道倾诉的地方。但是那天,我不知怎么的,竟然和他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

他说“你为什么会出生两次呀?”

我回答他:“因为我是哪咤。”其实是那个软件系统出了Bug,我卸载安装过两次而已。

他又问:“那你的风火轮呢?”

我回:“在鞋架上。”

他回了一个笑哭的表情。

……

就这样,我们的故事开始了。

以后连续的两天里,我们每天晚上都会聊天到夜里一点多。就算白天的时候,我也总是点开他的头像框,访问他的动态,后来成了他的访客里访问次数最多的一个,而他也是我的访客里最多的一位。

第三天的夜里,他说他每天都很累,本来是很有使命感的事情,但是却没有任何的成就感,每天的琐事多得让他的激情逐渐消磨,不知道如何面对每一天。

我回他:“我保护你呀!”

他说:“傻瓜,我堂堂一个男子汉,怎么让你一个小姑娘保护呀。”

我回:“不可以嘛?”

好几分钟后,他回过来:“其实我有感觉我们在向这个方向发展,但是我每天连自己的事情都搞不定,会耽误你。”

我感到惊喜又慌乱,但还是飞速的敲下一行字发过去:我不怕,会照顾好自己。

就这样,我们在一起了,那天夜里我们聊到了凌晨四点多,到了五点的时候,他直接起来穿衣服去值班了,一整夜都没有休息,就连白天,也是一有空就找我聊天。

我紧张又兴奋的享受着初恋带来的亢奋与甜蜜。

我向他抱怨自己总是听不到闹钟的声音起不来,他说以后每天早晨他起来给我打电话叫我起床,因为期待听见他的声音,就不会起不来赖床了,果然,效果十分奏效,就这样,他的起床电话,打了半年,直到我考研结束。那段时光,再也没有考研备考的枯燥,取而代之的,是他不断的鼓励与爱情带来的甜蜜。

考完之后,我们如约见面了。

那天轻飘飘的雪花软软的落在我们的鼻尖,头发上,显得调皮至极。因为下雪的缘故,路上的行人鲜有,就算走在路上也是低着头,或者是的跑着,防止雪花落在他们身上。但是我们就不一样,反而这种天气下,让我们的心情平静了一些,我们在雪地里牵着手,时而拥抱,时而接吻,一切都太来之不易,珍惜着彼此的每一秒钟。

我们去吃了火锅,等着叫号的时间里,我仔细的摩擦着他的手掌,感受着他的温暖与力量,感叹着缘分的妙不可言,他眼含笑意的看着我胡闹,像一个大哥哥一样。火锅终于上来了,我们互相喂菜,笨拙而又甜蜜……

美好的时光总是太短暂,终于在下午的五点钟左右,天黑了下来,到了分别的时刻,我送他到地铁站,吻别之后,看着他跳上地铁,回头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我哭了,舍不得他,下一次见面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中间,如果我们的关系出了什么变故,这将是我最后一眼看见他,所以我害怕,短暂的相聚与别离,最是让人难以承受又无能为力。

回去之后,我们互相倾诉着见面之后的感觉与心得,他感受到了我的满心欢喜,而我也真正尝到了爱情的味道,美丽至极。但是就像的烟花一样,美丽的东西总是短暂的,娇艳明丽的鲜花不也是吗?我担心的东西还是来了。

一次他突然出任务,手机被没收了,我联系不到他,无聊时翻看了他的QQ空间,翻了之前的说说,发现没有,翻到留言板时,看见了他之前女朋友的留言,顺藤摸瓜,翻到了那个女生的QQ空间,他们还有联系,在最近的说说里,女生说他姨妈痛,他评论吃点药,别吃凉的。“嗡”的一声,我脑袋有些空白,不知所措,好像很抱歉翻到了那条留言,又看到了那个女生的说说,我好像做错了什么,又好像不是我的错。我想找他问清楚,但是又联系不上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与生俱来的缺乏安全感,让我一次又一次的否定自己,并不断猜忌他们的关系,愈演愈烈,最后我删了他的联系方式。一个星期以后,他加了我的QQ,验证信息是我的名字,我知道,他很生气,可我也很生气。我同过了申请,但是一连几天,我们没有说过一句话,他不找我聊天,我也不找他聊天,终于到了周末,我熬不住了,打电话过去给他,他还在忙。

我问他:“你就不想知道我为什么删吗?”

他沉思良久:“是因为我突然消失不见了吗?”

我说:“不是,是因为我翻到了不该翻到的东西。”

他又沉默了:“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吗?”

可这不是我想要的回复,我想让他斩钉截铁的告诉我,他和那个女生已经没有了任何瓜葛,他爱的唯独是我一个人,并且承诺删掉那些过去的东西,但是并没有,只有唯独的一句责怪我的话。我也沉默了,之后,我们就那样分手了,因为一个小小的留言板而已。

后来我的朋友们告诉我说,可能,他的出现,就是让你初尝一下爱情的甜蜜与酸涩,而我的出现,于他而言,就是排遣生活的苦涩与寂寞而已,只是时机恰到好处,而非命运的捉弄与安排。

后来每个辗转反侧的夜里,我仔细的揣摩回忆,发现确实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