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初恋,人们都会用很美的词藻去形容它:形容它洁白的像雪花;形容它纯净的像山泉;形容它甜蜜的像蜂蜜……可是没有几个人的初恋会有完美的结局,只会给你心痛的回忆!

虽说众人皆知北京是中国的首都,但我第一次开始对北京的憧憬是从小学的语文书里,有一篇关于《我爱北京天安门》的描述:雄伟壮丽的人民大会堂、庄严朴实的城楼、人山人海的广场。从那以后我就想着有一天我一定要去北京生活。

读大二的时候,我通过同学,认识了一个来自北京的已经毕业的他,第一次见面是在武汉(我在武汉读的大学)。国庆节他从北京坐火车来找我同学玩,就这样我们认识了,而且互相加了QQ。其实第一次见面的印象就是:外形微胖,一口儿化音的北京腔,性格不是很外向也不内向,大概比我大七岁,仅此而已。六天之后,他回北京了,回去那天我和我同学去火车站送他,我就很客套的说一句,下次如果去北京找你玩哦!估计他也客套的回答:来北京一定带你们看北京的夜景,吃烤鸭冰糖葫芦。

大概过去了一周吧,有一个QQ头像在闪,昵称为“蓝色生死恋”,当时我根本没有想到他会主动找我聊天,一直觉得加QQ只是中国人的客套罢了,就像有些电话号码,你加了,也许永远不会联系的那种。我好奇的点开看:刘同学,你还记得我吗?……就这样,我们展开了长达两年的QQ网络聊天。在这期间,我们也有手机发信息、通话。聊了很多很多:梦想,职业,未来等等。

因为我的语文历史不好,而他的语文历史特别好,经常被他取笑,你这个大学是怎么考上去的,当然是那种很溺爱的口吻说。也许是因为他深厚的文化底蕴,我也越来越喜欢他了,也许因为我的外向性格(我是英语专业),他也对我有种不一样的感觉。最后我们确定了男女朋友的关系。期间他也有来过武汉看我,不过这次就是因为我才来的武汉。从此我们每天白天手机通话,晚上躺床上发信息到半夜,无话不谈、无比幸福。为了留在美好,我每天都会把手机里彼此发的信息,拿一本笔记本一条一条的记下来……

转眼大学毕业了,我的父母希望我回福建老家当老师,但我不愿意在小城镇呆着,就去省会福州找工作,工作好找但理想的工作真的是难找,不是嫌你没经验就说你的大学不是985/211(我的大学是二本)。大概找了一个多月,我病了,口袋的钱也花完了。有一天烈日炎炎的中午,我打了一个电话给他,刚开始还没有哭,想到这几天的经历就委屈的哭了,主要是因为生病就特别心累。他二话不说就让我把卡号发给他,他寄钱给我看病。其实他也有让我去北京找工作,但我父母嫌太远不肯。

找了一份关于教育的工作,大概上班两个月,实在呆不下去,就辞职了。这时候又面临着找工作,我再三考虑决定去北京找他,带着口袋仅剩253元北上。

去了北京,果然和我想象的一样:CBD的纸醉金迷;中关村的人才济济,天安门的大气磅礴。深深的被这文化底蕴超浓厚的政治中心—北京,所吸引,也实现了我小学的梦想:我终于在这里生活工作了!这里是中国的“心脏”,可以和皇帝同吸一片天空的空气,再苦再累我也坚持。

又开启了漫漫长路的找工作历程,不过这次不是我一个人了,而是有一个人在背后暖暖的支持。记得找了一个多月,实在有点心灰意冷就在他面前哭了,他抱着我说:“不怕,有我在呢……”瞬间感觉一股暖流。找了快三个多月,找到了一份还可以的工作。就开启了工作之旅!

时光匆匆,我已经在北京生活了近六年,我们也开始谈婚论嫁了。但始终横在我们之间的坎—他的父母,他父母嫌弃我是外地的,要知道北京人看谁都觉得是“乡下人”哪怕是国际大都市上海,他们都不放在眼里。其实这六年期间,他也和他父母说起我,可每次都是以吵架告终。甚至他和我说,要不我们离开北京去外地生活。因为就他一个儿子,我没有答应。想着我们都年轻就和他父母耗着。就这样我把女性最美好的五年都花在了北京,期间,也有过放弃这段感情,分分合合好多次了,但两个人始终都没有放弃。直到他妈妈中风进医院了,我们的结局也有了结果了。在医院,他父母用生命要挟他和我分手,让他和一个朋友家的女儿结婚(北京人),起初,他死活不同意,可这时候医生说:不能再刺激你妈妈,再刺激可能就植物人或者……!

自古孝顺和爱情,父母和老婆都是难两全的。他跪在我面前哭着说:对不起,对不起,我没办法选择……。此时我的父母也催着我回家结婚,因为我的年龄在老家算是高龄剩女。

你们知道那种“心痛”吗,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感觉到撕裂的痛。躺在床上,眼泪从一只眼睛划过鼻梁,再流到另外一只眼睛,再流到嘴巴,就像喝了海水一样,咸的失去味觉了。绝望的我最后果断地选择断掉北京的一切,扔掉北京所有他买给我的东西,撕掉曾经的日记,登上了2012年12月14日上午9点14分钟的动车,彻底离开这里。从北京南站开始哭一路……,并心里发誓:这辈子不会再踏进这里!

痛了哭了累了,也就什么都无所谓了,婚姻观也不再那么高冷,随便一个男人就可以结婚。其实直到现在,我还是无法释怀这段感情,每当看到“北京”,我的心会“扑通”一下;每当别人在谈北京新闻,我会沉默不语;每当朋友或家人让我一起去北京旅游,我会找各种理由拒绝。因为我知道如果我去了那里,我会失控的哭,不能够控制自己。直到现在,经常在晚上,躺在床上会不断的想着他曾经对我说:“这辈子除了我就没人要你了,还有有我在不要怕,还有还有……”

初恋就像百合花一样纯洁,也许你不会拥有它,但你可以在心底最柔软的地方把它收藏起来,尘封着。至少我拥有过了,虽然结局是忧伤的,但它给过我美好的回忆!

北京,你还记得我吗?你过的好吗?我过的不好,但我仍然感谢你,让我遇见到你,如果有来世我仍然会选择你!

北京的你,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