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站在这里是想对她说,我是你的大树,你是我的春夏秋冬。”

二十七岁的我,在风尘仆仆过后的一个宁静的夜晚,坐在窗边,我也就会想起十七岁,那个关于“大树和春夏秋冬”的故事。

我们是高中同学,在高一开学时班主任随机安排的位置让我们成为同桌。当他把东西搬到我旁边来的时候他没有说话,不知道他是腼腆还是高冷,于是我主动和他说了第一句话,“哈喽,新同桌,你好。”

渐渐的我们开始变得熟络起了,一起在语文课本上给杜甫李白“化妆”;一起在上课时拿着直尺你敲我一下我打你一下;一起在课间跑到小卖部买吃的;一起聊天从韩剧聊到曾经喜欢的人……我们一起努力学习,就为了下一次换位置时成绩好的可以优先选择,我们可以继续坐在一起。

一年的高一时光里,我们一直是同桌,可是好景不长。

高二一开学,班主任好像变了一个人,无论是在上课还是在下课的时间里,她的身影总是会出现在走廊上的玻璃里。于是开学不到一个星期,她就以我们上课讲话为由把我们的位置调开了,我知道这也注定以后我们再也当不了同桌。

于是,我们的交集也只变成了他隔三差五来找我借语文笔记了。

直到……我十七岁生日那天。因为我们班级有一个传统,放学前那一节自习课上留五分钟给当天过生日的同学庆祝。于是在最后一节晚自习上课前,我蹑手蹑脚的走到他旁边:“喂,老同桌,待会你能上讲台给我唱生日歌吗?”“可以呀。”没想到平时比较腼腆的他居然立马就答应了。

让我更没想到的是,当他走上讲台,“老同桌,你可以上来一下吗?我有礼物要送给你。”于是,在同学们的起哄声中我聂嗤嗤的走上了讲台,见他满脸通红的说:“我站在这里是想对她说,我是你的大树,你是我的春夏秋冬……”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刷一下脸就红了,使我完全记不得“春夏秋冬”之后那他讲的那好像很长很长的一段话了。然后全班沸腾了,“欧~在一起”“哇偶”“老师,快看”“快点,在一起”……这时全班最冷静的就是几秒钟前还举着手机录像的班主任了吧。她走上讲台故作严肃的对我说:“快下去。”随即放学的铃声想起,同学们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第二天,我来到班里,八卦的同学们蜂拥而至,“你答应他了吗?”“答应他吧,这可是当众告白也。”“哇~要是有人给我当众告白我一定答应他。”……那一天我不仅收到了同学们八卦的问候,还迎来了班主任的办公室邀约。我胆战心惊的走到办公室,想象了班主任的各种表情,却没想到,她慈眉善目地对我说:“现在你是高中生,你的任务是好好学习,考上大学,不管你喜不喜欢他,都要把结果留到高考结束,在还剩下的一年多的时间了,大家都只能学习,不能有任何事情分心。”

从办公室回教室的那条路我感觉很长很长,让我想了很久很久,我确实对他有着不一样的感觉,不仅是十七岁的他冲上讲台带给十七岁的我惊喜的他,更是高一一年一起当同桌的点点滴滴。可是,胆小,懦弱的我不敢把这份情愫告诉他,因为我怕父母得知我早恋失望的眼神,我怕成为班主任眼中因为早恋不爱学习的“坏孩子”。

之后,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班主任毫不避嫌地将我们再次调成了同桌,这个是我们最后一次同桌了。在这次同桌的半个月里,我们变得拘谨,甚至有点陌生,就像回到了高一才认识时,我们不再打打闹闹,不再一起相约去小卖部,除了普通的对话我们不再聊天……

后来,高三再次年纪分班,我们被分到了不同的班级,在最后一年的高三里大家都埋头苦学,我和他也没了什么交集。

直到高考结束,我悄悄在他的书包里放了一张卡片,上面写着,“大树,祝你前程繁花似锦。落款:春夏秋冬。”

很感谢那个十七岁莽莽撞撞的男孩,莽莽撞撞地冲上讲台,带给我那个关于“大树和春夏秋冬”的故事。这也就是十七岁关于青春的记忆吧,对于我来说那是那是猝不及防,是惊喜,是感动;对于他来说那是少年的勇敢与激情。

每一个人都有会有一个十七岁,你或许经历过,或许正在经历,或许它马上就要到来,但是我想同样的十七岁,每一个人都会有关于它不同的故事。

感谢我十七岁故事里的他,让二十七岁的我能依偎在他的身旁问他:“为什么我是春夏秋冬,你是大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