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起来今天已经是我自湖南踏两千多公里返乡解除隔离的第三天了。我知道还有很多正在接受着居家医学观察的人,我和你们一样也彼此感同身受过。 

  而每个小区的保安大哥所问的,都是直击许多人灵魂深处的值得参悟的终极哲学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今年这新年过得尤其的快。一吃一喝一睡觉便应了这生活。 

  那天是1月22日,在疫情还没有在全国大爆发,还没有像现在一样新闻联播天天看的时候。我放了寒假,照原定计划从内蒙古启程,这个一个被很多人误会骑马上学的地方,要坐两天火车去距离两千多公里的湖南爷爷奶奶家过年。 

  年前这几日正巧碰上妈妈休息,我们开始忙前忙后置办年货准备行李。然后妈妈又回单位上班,我如期出发。爸爸与我在湖南汇合。没有一点点防备,上了车的我才发现几乎人人都带着口罩,起初带着疑惑。 

  后来刷微博看到了新冠相关字眼,猛然想起来前一天晚上妈妈说的肺炎,越刷越多越看越心慌,第一次体会到那句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一只口罩都没有的我很无助,在车上一次又一次用慢的让人崩溃的2G网络查询这趟列车经过的每个站点的到站时间。确定自己是睡一觉起来七点多到达武昌站。我需要在到站之前买到口罩。 

  我询问了乘务员哥哥火车上会买口罩吗?他说不会卖的。这件事情也就暂时搁置在这里。 

  即将到达大同站的时候,一位乘务员姐姐拿着一袋配发的口罩分给这个哥哥,我没有看清,甚至误会以为可以买口罩了,便上前寻问。回答当然是不可以还给我解释了一番。经过刚刚的事当然不好意思立马回车厢,我同朋友打了电话。回去时我准备装鸵鸟快速回车厢,值班室里的那名乘务员叫住了我,说给你的。我不知道当时自己的样子多惊讶,连道了几声谢谢,却忘问了名字。 

  有人跟我说这个时间段里可以送你口罩的人大都是过命的交情。 

  实则不然,祖国的宽宏也诠释着这个世界的美好。陌生人不见得都是坏人。 

  也许你已经尝遍人间冷暖,种种不如意,但你仍然要相信,生命中的荒诞绝不可能是你的一个终点,而恰恰是一个全新的开始,你要比之前任何一个时刻都要更加珍惜你的人生。 

  我很感激他送了我一只口罩,也希望他这一生都会平平安安顺顺利利。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救命之恩,但对我来说就是我的恩人。我发过微博虽然依旧不知道他的名字,无论什么时候想起都是鼻头一酸感动让我红了眼眶。 

  后来到了奶奶家,开始重点关注疫情。给家里人科普灌输,监督防护,给中国红十字会捐款,给要去检测点的爷爷备好口罩,总是希望能尽微薄之力助武汉,助祖国。大概也是我的一种寄托,把得到的帮助变成行动吧。 

  祖国已经强大起来了,中国他很快会好起来的,开开心心不恐慌,坚信国家信希望。国家有实力中国一定行。 

  我因为父母一生都在铁路工作的原因,很小的时候就住在铁路边,见过软硬卧铺车,见过内蒙古现在的动车以前它叫“子弹头”,也站到过火车头,一切的一切就是我的童年。 

  中国铁路交通运输之具更是应了那四个字中华有为! 

  后来因为开学须有证明的原因,情人节那天我返乡了,返乡接受这居家医学隔离。 

  人的记忆真的是一种很奇怪的载体,越想忘记的事情越记得清晰。这奇遇大概也算得上是一种经历。 

  这是我二十一年以来第一次长达半个多月独自在家,从不见人,独自掌勺,这个女孩儿终于要学会长大。 

  我害怕,很害怕。但我知道终归也还是幸福的。比起那些冰冷的数字,和前线辛劳奔波的医护人员们,至今还是完好的家庭的我们都是幸福的。 

  尽管这隔离之期独自一人,但我想写下这篇文字,告诉所有无论是在家还是在病房内的被隔离者们,信自己也信国家。为那些从没放弃过我们的人们一份心安。希望所有的隔离者摆正心态,你永远不是一个人,祖国一直在我们身后。 

  2020年,在很多人心里,特别之处多是这爱你爱你的意思了。那些异地了很久的情侣们,你有多久没有见到那个你特别特别想见的人了…… 

  当生命走到尽头,只有时间不会撒谎,人们声称最美好的岁月,便是经得起痛苦的那些回忆。这些记忆曾和时间赛跑,和生命赛跑。 

  把思念揉成暖阳,照亮武汉照亮前方,待到春暖花开,冲向对方、彼此相拥、热泪盈眶。道一句“往事再见,我们好久不见……”春风十里不如你,苦尽甘来我等你。 

  你要相信,所有的苦尽甘来都是为了余生更甜。 

  感谢所有奋斗在一线的白衣天使。等繁花烂漫,等你们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