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好的一起逛街,梅子好像兴趣不高。一下午了,也没见她说过哪件衣服好看,哪个包包漂亮。走路的时候心不在焉,好几次撞到迎面走来的人。我看不下去了,拉着她进了一家咖啡厅。

“今天怎么回事啊?这可不像你啊,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我试探性地问道。

不问还好,一问,梅子的眼泪就止不住了。“我们……分手了。”抽泣中带着一丝委屈,梅子的大眼睛像极了早期琼瑶剧女主,让人忍不住怜爱。

我安慰道:“怎么会呢?前几天不是还腻腻歪歪地打电话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姐,你真的想听吗?”梅子反过来问我,我有些许迟疑。“好,你来评评理。”没等我反应过来,梅子就开始了她的倾诉。

……

公司里的人都知道,梅子有一个很帅的男朋友,梅子很爱他。每天到工位上第一件事,就是用纸巾轻轻擦拭那张摆在桌面上的男朋友的大照片,之后就是发微信语音“亲爱的,我到公司了,你呢?”之类的;中午会打电话告诉男友自己吃的是什么,顺便问一问对方在吃什么;受到老板批评了,会第一时间跑到男朋友的公司求安慰;姐妹们聚会她都不去,说是要陪男朋友去打球……

平时我们都笑而不语,处在热恋中的女孩子应该都是这般样子吧。然而今天……

“我不让他喝酒还不是为了他好,身体要紧啊。我软磨硬泡求了主任好久,才请了三天假去陪他团建,他全程摆着脸。我每天打那么多电话还不是因为我在乎他啊。我晚上去他家门口等他,只是为了送上亲手做的寿司,想去帮他收拾收拾房间啊……就在昨天,我打电话问他周末有什么安排,他不接。我打了三四次,终于接了,换来的是一句分手。我这么尽心尽力地对他,他居然说我太黏人了,自己需要自由?!”

梅子越说越委屈,甚至开始哽咽。而我,也总算是听明白了。

“你有没有听过一首歌,叫作《半糖主义》?”我问道。

梅子摇了摇头。

“你很爱他,我们每个人都看在眼里。但你忽略了他真正的想法。”听到我这句话,梅子停止了抽泣,眼神在祈求我为她解开谜团。

“知道你们关系好,可也没必要一天二十四小时都要知道对方的行踪。他和朋友参加聚会,大家高兴了,喝一点儿啤酒也是助助兴,而你死命拦着不让,你说他能开心吗?他去参加公司团建,那是为了提高公司内部团结凝聚力,你一个外人,全程跟着他,这不是关心,反倒像是监视。他和朋友合租,你每天晚上去送饭,打扫卫生,让他的室友怎么看?就拿昨天来说吧,他已经告诉你了在开会,你还不依不饶地想讨论周末的事情,搁谁谁不生气呢?”

梅子的悲伤变成疑虑:“难道都是我的错吗?我就是怕他觉得我不够优秀,才拼命地想时时刻刻出现在他的生活里,让他习惯我,离不开我。”

“可是你这样做恰恰起到了反作用,你是在谈恋爱,不是在做他的奴隶,也不是在监视他。”我有点儿生气,“就像握在手里的细沙,你握得越紧,细沙就会从你的指缝中溜走;相反,你轻轻握住,细沙就会静静躺在你的手心。”

梅子默默低下了头。

我也默不作声,觉得梅子需要冷静下来好好想想自己的问题。能说出这样一番话并不是我以高人自居,而是我也曾经像梅子的男朋友一样,被前任烦到焦虑,最后实在受不了了,就分手。现在想来,虽然分手也会觉得惋惜,但不分手真的会觉得窒息。

爱情是需要一些甜蜜来润滑彼此,但这种甜蜜绝不是时时刻刻黏在一起,太甜了就会腻,就会厌恶。彼此保持一定的距离,给对方自由,又不失去默契,这样的“半糖主义”爱情,才是真谛。或许,很少有人能够做到吧,很大一部分人不是甜得太过,就是味道不够。但又或许,找到彼此都感到舒服的一种方式,爱情才能长久。

“只不过刚好吹着南风,突然想去海边走走,回味一个人的自由。只是和朋友聊了好久,一时忘了时间在走,偶尔也要让你想想我。就算你紧紧牵着我,也不代表我属于你。我有自己的生活,爱不是每天相依为命。我要对爱坚持半糖主义,真心不用天天黏在一起,爱得来不易,不要让我不能呼吸……”我用手机为呆坐着的梅子放了这首《半糖主义》,并且轻轻地跟着旋律哼出了歌词,希望梅子能真正听得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