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一个人在外面生活的?

所有人在很小的时候都异常渴望有一瞬间能长大,都羡慕成年人的世界,羡慕他们的生活,渴望像他们一样不受管束……但是后来,或许很多人活成了之前他们期望的样子,有的人却不希望长大了,也不希望自己一个人生活。因为当我们逐渐成长我们会慢慢发现,从前的渴望不再那么强烈,我们越来越期望自己不只是一个人,但其实很多时候我们所认为的孤独都是自己给的,我们所认为的不习惯其实也就只是我们的认为而已。

那是在我高二升高三的一个周末,哥哥因为成绩不理想高考落榜,我一直以为他或许会去上一个专科学校,但是那天晚上母亲给我打电话说:“你哥说要出去打工了。”我一句话没说。后来电话挂断之后,我一个人在房间哭成狗。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但就是莫名的很难受,我无法想象跟我一起长大的他一个人出去要怎么生活,但是那天他走的时候,我也只是说了一句:“注意安全。”那年过年他回来,我发现他不再像从前那样,虽然脾气还是很躁,但身上却多了一丝成熟与稳重。第二年他去了天津,从那开始我对我哥的关心逐渐增加。还记得去年冬天跟他视频,他正在下班回去的路上。我问:“你在那冷不冷,怎么不买厚衣服?”他说:“我还有以前的衣服,在商场买衣服很贵,等过年回去了再买。”我当时特别心酸,我哥或许真正长大了。后来他跟他女朋友闹矛盾,他给我打电话:“我一个人在外面,我不知道跟谁说自己有多难受,只能给你们打打电话,这里一个人都没有。”他也不愿意跟父母说。但是现在,他好像习惯了一点,习惯在那座陌生的城市,接受那里给他的磨练,接受自己的成长,接受一个人陪伴一个人,一个人成就一个人。

在我之前异常压抑与无奈的时候,认为没有人会像自己一样,还没有真正成长就已经觉得满是遗憾。我们一起离开,只是地点不同,一直认为是自己当初选错了地方,但其他人又何尝不是呢?前几天看了一位朋友写的文章,满是心酸,那个时候才知道,原来他们也与自己一样在经历自己所经历的,在感受自己所感受的,我一直以为只有自己会那么丧,原来不是。但是那段时间,那位朋友还时常开导我,但那时我却不知道,她也在承受陌生城市带给她的孤独与不安。那天给她发了一个视频电话,她说着说着就哭了,因为她年纪比我小两岁,一直把她当妹妹看待,之前在高中她也会经常在我面前哭,考试不理想会哭,做事不完美也会哭……但那个时候不一样,当时身边的所有人都能给予她想要的安慰,而现在却不能。那天她跟我说,去成都上大学之后,已经慢慢学会控制自己不那么爱哭了,因为现在没有人会在乎,又或许在别人看来只是非常可笑的事。我听完之后也只能选择沉默,一个人长大之后真的就是会让人心疼。我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也不知道她有没有习惯在成都的生活,但我希望她一个人在那里也可以收获所有的幸福,来自陌生城市自己给予的幸福。

前段时间新认识了一个朋友,熟悉我的人都会很清楚我不是一个容易把别人作为朋友的人,但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自称是朋友,或许是因为交换了很多心事,交换了没有与别人诉说的不安。他没有像我们一样走着一条众人皆同的路。他一个人离开家,没有任何的对社会的熟知,所有的所有只能是自己的一步步的试探,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接触着陌生的人,但却因自己的一句坦白而遭到训斥。“新朋友不知旧脾气,老朋友不知新处境。”其实我们也都曾经历过,我们习惯了从前的交往与交流方式,却不曾想过如今遇见的人已不是从前人,或许仅仅因为一句话你就会得罪别人,后来才会慢慢明白,每个不同阶段所遇到的人,我们都得寻找新的交往方式。后来他来到了南方,我以前在一本书上看到一句话,“从此以后,都要往南方岁月去,往温暖岁月去。”他与我说当时一个人出来的时候也会觉得人情世故很复杂,也会因为工作疲惫。但现在或许他已经知道怎么处理之前这些认为很复杂的东西,不喜欢的就不要靠近,不习惯的就慢慢适应。我希望现在他已经收获了南方岁月的温暖。那天开着玩笑,他突然说:“希望你每天开心快乐,不要总是那么丧,慢慢接受那个城市。”我就是突然惊了,或许是因为从来没有人那么认真的对我说过这样的话,有人问,这有什么值得感动的嘛?我也只是笑笑,因为那时候我所感到的不快是他人眼里的笑柄。

“仍然倚在失眠夜,望天边星宿”。广州从来不会满天繁星,虽然是座南方城市,却不知为何,它从来没有给过我想要的温暖。

但我仍然在尝试,试图让自己走进它,开始让自己每天的生活有规律,有意义。或许我仍然不喜欢它,但我会努力让自己习惯,习惯这里湿热的气候,烦闷的午间……或许,也包括,陌生的一切。“既来之,则安之”。释迦牟尼曾说:“你生命中遇到的所有人都是命中注定的。”那我也相信,我生命中所经历的一切也是命中注定的。我还相信,在我开始习惯这里的生活之后,我应该就能感受到这座城市的温暖了。